野原彻

【仅此一号,禁改禁转】

【独幕剧】和风间玩摔跤游戏哦

#依旧是飙车系列,请系好安全带哈哈哈#





  又是一年毕业季。


  风间独自走在春我部公园里,虽然阳光明媚,但他却满心落寞。


  因为今年的他也高中毕业了,高考刚刚放榜,其实他的成绩很不错,东大也发来了录取通知书,身边的人也纷纷为他高兴庆贺,可他并不怎么开心,相反,还觉得有点失望。


  不过不是对自己失望,而是对另一个人。


  而他正围着小喷泉郁闷地来回踱步时,突然,耳旁又被人吹了一口热气。


  身体本能性地酥软,他差点滑倒在地。


  他也当然知道是谁,但这次,他并不想吼他。


  甚至,他一把抱住了对方,然后把头埋在他的胸口闷闷地叫:“新之助……”


  “怎么了?这好像不是平常的风间哦。”小新笑嘻嘻地说,“难道你今天又欲火焚身了?哎呀不要这样啦,人家会害羞的说~”


  “才没有!”果然,被小新这痞痞的态度一激,风间又立刻炸毛,一把推开他大吼道,“新之助!你还笑得出来?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啊?!”


  “担心我?干嘛要担心我?”小新一脸好奇。


  风间很生气,“还不是因为你的高考成绩!你自己看看能看吗?居然才勉强合格!你不是说过要和我一起去东京念大学的吗?你现在还怎么去?!”


  “当然是搭火车去呀,不然坐飞机也行~”


  “新之助!你给我认真点!”风间越听越火大,声调也瞬间上升,“你不要老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好不好?这样真的很让人讨厌诶!”


  “啊,风间讨厌我了啊,那再见啦,see you~”


  说着,小新就挥着手跑开了。





  风间自然满头黑线,也气得七窍生烟,便不禁低头踢着地上的石头泄愤,一边踢还一边骂:


  “死新之助!臭新之助!你以为我想和你一起念大学啊?我告诉你!我才不稀罕!哼……”


  而骂着骂着,头顶上突然又传来了小新的声音:


  “嗨!风间!好久不见~”


  抬头一看,才发现小新不知何时爬到了身后的杠杆上,正俯着一张大脸贼兮兮地望着他。


  风间立即恢复了高冷的神色,假装什么也不以为意地说:“谁跟你好久不见啊?我想我们都不熟吧?”


  而小新一听也立马变了脸色,但依旧是贱兮兮的——“哎哟哟哟,我好伤心啊,明明前几天我们还翻云覆雨来着,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亲夫了!唉,小彻彻,你也太伤我的心了吧……”


  “谁、谁谁跟你翻云覆雨了!还有什么、什么鬼亲夫?你少给我乱讲话……”风间低头骂道,话虽是这么说,但他的脸早已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而他的心里也一直在纳闷:翻云覆雨?这家伙的成语何时学得这么好了……


  谁知小新都没回他的话,风间还以为他又溜了,连忙抬头一看,却发现那家伙已退开了好几米远,正拿着石头在沙地上画着大圆圈。


  风间自然又被气到,不由得叉着腰大吼:“新之助!你在干嘛?”


  小新也只是粗略地一画,画完就将石头随手一扔,然后冲上来搂着他的肩说:“风间风间,我们来玩摔跤游戏吧~”


  “摔跤游戏?你现在还有心情跟我玩游戏?”


  “怎么没心情?人家心情很好呀~”


  “可我不好!”风间几乎要暴走了。


  “不好的话更要玩摔跤游戏啦~风间,你以前不是最喜欢和我玩这个了吗?”


  “不玩不玩不玩!你给我滚开点!”





  然而五分钟后——


  “风间,准备好了吗?”小新盯着对面的风间磨拳擦掌地说道。


  风间虽然一开始极不情愿,但他一向对小新的软磨硬泡没辙,而且既然游戏开始,蓬勃的好胜欲也让他不甘示弱道:


  “准备好了!开始吧!”


  “诶嘿,那我来了哦~”


  说着,小新就坏笑着抓住了风间的腰。


  风间也回以一样的动作,并用左腿抵住小新的右腿,两人就以这样的姿势僵持着,并睁大着眼睛互相盯着对方,熊熊的火焰四起,颇有一股燎原之势。


  但这大火很快就变成了绵绵爱意,或者又可以说,变成了另一种大火。


  而小新,就是那火源。


  因为下一秒,风间的唇上突然一热,接着,牙关更是不由分说地被撬开,然后小新那灵活的舌头在口腔里横冲直撞,分明就是强取豪夺。


  风间想把他推开,可双手却被他抓得死死的,完全使不上劲。


  他只能猛地将头一偏,躲过小新的下一步侵入,恶狠狠地说:“新之助!你这又是在干什么?!”


  “玩摔跤游戏啊~”


  “玩游戏你偷亲我干嘛?!”


  小新笑得越加痞里痞气,“因为小彻彻你用那迷人的大眼睛看着我,人家把持不住嘛~”


  “把持不住你个头!你快放开我!”风间又是一阵大吼。


  “前戏都做了,你还想走?你觉得可能吗?”小新说着,还故意凑到了风间的耳边,喷吐着暧昧的热气道,“而且,你觉得我只是想跟你玩那种幼稚的摔跤游戏吗?”


  “……”


  不得不说,小新这家伙的撩人技巧真是越来越出神入化了……


  所以风间被撩得又是一阵心神荡漾,恍惚间连声音也变得不再像自己的:


  “但、但是不可以在这里……”


  “诶嘿,所以,去你家吧~”





  于是十分钟后——


  打开房门,在确定妈妈不在家后,风间一进卧室就被小新扑倒在床上,两人如往常一样“翻云覆雨”,直至下身传来剧痛,风间这才回过神来,猛力一把推开小新,一边怒气冲冲地大吼道:


  “新之助!你这个混蛋!”


  “混蛋是吗?那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混蛋好了~”


  说着,小新就狠狠地拍了风间白嫩嫩的屁股一把,然后箍住他的腰,猛地来了个一杆进洞。


  “啊啊啊!新之助!你这个死坏蛋!”


  “变态!流氓!下流!”


  “我、我恨你……”


  虽然风间极度想飙脏话,但良好的素养又让他骂不出口。


  谁知小新居然也嫌弃他,“你很吵诶,闭嘴。”


  而说着又捧住他的脸吻他,这个吻极其温柔,吻过他的额头,又吻过他的鼻尖,接着是嘴、脖颈、胸前……


  唉,小新这个家伙啊,虽然总是痞痞的,但只要一做这样的事,时而高冷霸道,时而又温柔至极,真是让人无可奈何……


  所以他又很快沉浸在这个吻中,忘了去生气,反而也主动起来,并勾住了小新的脖子,让这个吻加深,也更让自己与他贴合……





  好几轮激战过后,在风间的连连求饶之下,小新才餍足地从他身上离开,但依旧躺在他身旁对着他的耳旁吹气:


  “风间风间,这个摔跤游戏好好玩哦~我们以后每天都来一次吧~”


  “每天?我俩大学都没在一个城市,还来个鬼啊?”不提还好,一提到这茬,风间就气不打一处来。


  小新却一头雾水,“我们怎么不在一个城市了?风间你要去哪儿?”


  “什么是我要去哪儿?明明是你!是你好么!你不是要去秋田吗?!”


  “我是要去秋田那儿玩几天,怎么,风间也想跟我一起去看我爷爷吗?”小新说着,忽然邪邪一笑,“也是,丑媳妇总要见爷爷的~”


  “喂!我哪里丑了?!”风间又是气得头顶冒烟,但接着又反应过来,惊诧地说道,“看、看爷爷?你去秋田……只是为了看你爷爷?”


  “是呀~刚考完试,当然得去乡下看下我爷爷啦~”


  “可妮妮不是说,你要去念秋田大学吗?”


  “是呀,不过是秋田大学东京分部,所以还是在东京啦~”


  风间绝倒,不由得伸手去掐他的脸,一边骂道:“啊啊啊啊啊!新之助!你这个大骗子!”


  “我又怎么了我?我哪里骗你了?”小新坏笑着说。


  “你哪里都在骗我!你就是故意不跟妮妮说清楚的吧?故意想让我为你紧张难过对不对?还故意用摔跤游戏来捉弄我……”


  可他话还没说完,唇上又传来了小新的气息。


  又是一阵辗转,辗转到他的怒气再一次降下去之后,小新才睁开眼睛看着他,神情无比认真地说道:


  “嗯,我承认。因为我就喜欢风间为我紧张难过的样子,我也最最最喜欢和风间玩摔跤游戏,所以,以后每天都要跟我玩哦~”


  “想得美啦你……”


  话是这样讲,可我们的傲娇风间,又一次可耻地脸红了……




============END===========



啊噜哈~好久不见~

最近小新在B站重新上线,真是太开森啦~

于是在一连又看了好几天之后

灵感那是蹭蹭蹭(?)地回来了哈~

没错,这篇文的灵感来自有一集里小新和风间玩摔跤游戏

这集真的巨污巨高能,完全属于没眼看系列,可惜我忘记叫啥名儿了……

自己写这篇文的时候也是脑补他俩到全身颤抖(?)

而且还要一边写一边注意用词以免被屏蔽,所以污也要污得优雅

但愿有些隐晦用语大家都能看得懂,嘿嘿~(应该没人看不懂吧 ﹁_﹁)

呜呜呜,我的少女心(?)啊,就全贡献在他俩身上了……

希望大家喜欢~(其实更想看到留言~(>^ω^<)喵)




  


评论(10)
热度(257)

© 野原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