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新×风间】的独幕剧剧场
老司机随时可能飙车
Please fasten your seat belt

【独幕剧】风间是课长大人哦

#双警察设定,有反攻#

#依旧老司机开车,作者自己也没眼看系列#



  “大家好,我是风间彻,从今天起,由我来担任搜查一课的课长,请各位多多指教!”


  警视厅内,穿着新制服的风间彻站在办公厅中央,在警视总监高杉先生的带领下,严肃忠诚地向各位新同事行着见面大礼。


  对于他的到来,同事们早有耳闻,所以大家也都自来熟地迎了上去,并围在他身边七嘴八舌地说道:


  “风间课长,听说你是经过FBI的特训后回来的,对吗?好棒哦~”


  “风间课长,请问要怎样加入FBI呢?那可是我的梦想啊~”


  “风间课长,你好年轻哦,请问你的年龄是多少?”


  “风间课长,你结婚了吗?或者,你有女朋友了吗?”


  “……”


  虽然耳朵里感觉飞满了无数只蚊子,但风间十分满足地享受这被簇拥的氛围,因此也不失耐心地一一回答各位男女同事的问题:


  “是啊,我是刚从FBI调回来的,怎样加入FBI?这个首先得是美国居民,也就是说你得先拿到绿卡,没错,我早就拿到了,因为我在十五岁那年就跟着父母移民了……我今年二十七岁,我没有结婚,目前也没有女朋友,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喜欢的style是……”


  然而话还没说完,一道流里流气却又熟悉不已的叫声忽然打断了他——


  “高杉总监!你回来了!”


  不用猜都知道是谁。


  只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明明是‘我回来了’才对!新之助,你要我说几遍才能记住啊?”只闻其声却不见其人,高杉先生很是无奈地摇着头大声回道。


  而风间几乎是下意识地说:“他妈妈说了二十几年都没让他记住,高杉总监就更不用说了。”


  “噢?风间你认识新之助吗?”高杉先生问。


  不过还没等他回答,一个大红色的身影就蹿到了他和高杉先生的跟前,却暧昧地在他耳旁吹了口气,还贼兮兮地对着众人说道:“何止认识?我和风间可是有着屁股连屁股的那种深不可测的关系哦~”


  “纳尼?!”


  此言一出,举座震惊。


  尤其是女同事们,无一不满脸惊愕地指着他俩,语不成声:“你、你们……”


  就连看起来古板保守的高杉先生,也看着他俩一脸八卦地问:“你们莫非……”


  “才不是!你们别听他乱讲!我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风间连忙否认。


  谁知小新更加黏紧了他,还看着他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地说道:“风间,你怎么能说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呢?你忘了吗?我们可一起洗过澡,一起睡过觉,还一起打过……”


  “闭嘴!!!!!!!!!!!!!”


  风间当然知道小新会说出什么,所以在他就要说出那个字的时候,连忙伸手捂住了小新的嘴巴,并恶狠狠地在他耳边小声威胁道:“再敢乱讲信不信我让你永远也打不了炮!”


  小新立马会意地眨眨眼,但风间还是快被气疯,真是的,为啥回国工作第一天就能遇上小新这家伙啊,明明已经十二年过去,可这家伙怎么一点改变都没有?


  不过外貌还是变了——原来肉嘟嘟的脸蛋变得线条分明,眉宇之间也多了几分成熟刚毅,倒也称得上帅气。


  所以生气归生气,久别重逢,居然还成了部门同事,说会话风间内心是有点开心的。


  因此也就放开了小新,但又故作傲娇地转向高杉先生,说道:“高杉总监,请问目前有什么案子要交给我吗?我可以马上着手处理。”


  “嗯,最近北区出现了一个变态QJ犯,还专挑青少年男性下手,已犯案十起,但此人极为阴险狡诈,行踪不定,且反侦察意识极强,因此三个月以来还未抓到,现在交给你,你可以胜任吗?”


  “当然可以!放心吧,高杉总监,我一定会尽快将他抓住的!”


  风间信心满满地承诺道。






  风间做事一向雷厉风行,所以刚上位连屁股还没坐热,就率领队员直奔北区,在分配不同区域的潜伏队员时,小新这家伙居然又死皮赖脸地粘着他,还甩都甩不掉,没办法,他只好和他一队,潜伏在嫌犯常去的那家酒馆,准备静观其变。


  然而小新却真叫了一大堆烧酒,然后招呼他一起开喝。


  “喂!我们可是在执行任务,你还真喝啊?”风间大惊失色地说。


  “来酒馆不喝酒干坐着才可疑吧?”小新笑嘻嘻地说着,边给他满上了一杯。


  也对,可是我根本不会喝酒啊……不过风间一向又爱逞能,因此也就没有拒绝地和小新对饮起来。


  结果才两杯下肚,人就已经快神志不清。


  小新不禁嘲笑他:“还说是从FBI回来的呢?才喝这么点就倒了?风间啊风间,你可真丢人。”


  “FBI又不训练喝酒……”风间亦不满地反驳,可话才说到一半,整个人便倒在了小新的怀里……






  等到恢复意识的时候,风间惊恐地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并且被换上了高中生制服,而四肢被手铐铐住,完全动弹不得。


  看起来是个酒店的房间,浴室还传来哗哗的流水声,似乎有人在洗澡。


  肯定是小新!真是的,这家伙不好好地潜伏带他来酒店干什么?而且还……


  天哪!该不会……


  风间连忙扭了扭身子,还好,全身没有疼痛感。


  而就在此时,浴室门发出响动,接着一个半身赤裸仅用浴巾围住下身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一见是个陌生面孔,风间立马慌了。


  “你、你是谁?”


  那人却笑得阴风阵阵:“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来要做的事。”


  这一笑让风间彻底惊醒,也瞬间想起来,面前这个人可不就是那个连环变态QJ案的嫌疑人么!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他被小新出卖来当诱饵了?


  靠,小新这家伙简直……






  但不管再怎么生气,既然已经上了贼船,就得逆流而上。


  因此风间只能迅速调整好状态,假意什么也不知道地反抗,一边挣扎一边叫道:“你放开我!我不认识你!你快点放开我……”


  “长得这么好看的男孩子,叔叔才不愿意放开呢。”


  那男人说着就开始解开腰间的浴巾,动弹不得的风间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不过就在最后一秒的关键时刻,突然一个熟悉的红色身影破窗而入,接着中年男人就被扑倒在地,下一秒双手也被铐住。


  小新再用警棍一敲那人的脑袋,他便立马晕了过去。


  “新之助!”风间立马大叫。


  “哈哈,风间,我来救你了哦~”小新插着腰得意洋洋地说道,“怎么样,帅气吧?”


  “帅气个鬼!明明是你出卖我,还说什么救我!你这个卑鄙小人!”


  “啊哦,原来在风间心中,我是你的Baby啊,哎哟,这算告白吗?好害羞的说~”


  “新之助!你少在那儿给我胡说八道!”风间简直快气疯,“对了,还不快放开我!”


  “放开你吗?嗯,让我想想……”


  小新假装皱眉说着,下一刻却跳上了床,并且跨坐在了他的身上。


  “滋啦——”


  衣服被撕裂的声音。


  而小新还故意凑到他耳边喷着热气说:“长得这么好看的男孩子,我也舍不得放开呢……”


  风间顿时惊恐万状地大吼:“新之助!你变态啊你!”


  “虽然这样做是有点变态啦,不过你不觉得这很刺激吗?”


  “刺激个鬼啊!要知道我们可是在执行任务,又不是出来约会的!”


  “但是现在嫌犯已经抓到,我也打电话让各位同事撤回了,所以我们也该约会了吧?要知道我们可十二年未见了诶,难道你不想我吗?我可是天天都在想你哦。”


  “……那这算哪门子的约会?有你这样把人绑在床上约会的吗?!”风间没好气地吼道。


  “怎么不算了?而且就算是平常的约会,最后也会上床,这有什么不一样吗?”


  “……”


  好吧,说的如此有道理,他竟无言以对。


  而沉默往往代表默认,所以小新越发激昂地撕扯着他的衣服,要多兴奋就有多兴奋。


  接着,还俯身吻住了他。


  风间被吻得天旋地转,差点都快无法呼吸,不过吻着吻着他突然意识到一个事实,所以连忙一把推开小新,抹着嘴不好意思地说:“喂!你疯了?那个人还在那里呢……”说着,用眼神瞄了瞄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那个男人。


  “没关系没关系啦,他已经被我打晕了,一时半会儿醒不来。”


  “可是……”


  “别可是了,你没听说过久别胜新婚吗?”


  小新坏笑着说,接着边猛地来了个长驱直入。


  风间自是痛得龇牙咧嘴,但强迫症又让他忍不住纠正道:“不是小别胜新婚吗?”


  “是啊,所以我们要新婚一百次哦。”


  “一百次?你疯了……”


  可话没说完,风间便体会到了小新“疯”得有多厉害……






  直到夕阳西下,他们才拖着嫌犯一同回到了警视厅。


  一见他们凯旋,高杉先生很是开心,当即就各种花式赞扬风间,说风间初来乍到就这么厉害,夸得风间很是不好意思。


  “高杉总监,其实不是我啦,主要是新……”


  风间想说也有小新的功劳,但话还没讲完,就被小新给打断了——


  “总监总监,既然风间课长这么厉害,今天又是他的第一天上任,我们干脆一起将迎接宴和庆功宴给办了吧~”


  高杉先生立马拍手叫好:“没错,真是个好主意!走!豪庭走起!”


  豪庭是当地最豪华的餐厅。


  所以走在路上,风间看着走在前面和高杉先生说话的小新的背影,心中不禁泛起了阵阵暖意。


  这家伙真是的,虽然还是一如既往地猥琐流气,可关键时刻,他又总那么让人感到心动……


  “心动了吗?风间?”


  而正这样想着,小新的大头便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风间自是被吓了一大跳,连忙摆手否认道:“什么心动啊?你在瞎说什么!”


  “你刚用一种极其出神的眼神看着我,那模样明明就是心动了吧~”


  “……胡扯!”


  见被戳中心事,风间只得高冷地丢下一句,然后故意和小新离得远远的,才不让他近身。






  迎接宴和庆功宴合在一起举办,自是丰盛无比,而宴上又是喝酒,风间本以为躲不掉准备硬干,结果小新一一替他挡掉,而他也第一次发现,原来小新的酒量那么好,好到可以以一敌十。


  眼底的崇拜感又多了几分,只是他自己并不知道。


  吃到一半风间有点内急,便去了卫生间。


  可解决完之后准备推门出来洗手时,却听到外面传来了两位同事的对话——


  “风间课长还真不简单诶,第一天就把嫌犯给抓到了,好棒!”


  “什么风间课长,肯定是新之助前辈抓到的好不?要知道新之助前辈一个月之前就开始在北区各种踩点,他早就摸清了嫌犯的生活习性,我估计风间课长连嫌犯的样子都还记不住吧!”


  “哼,你不过是新之助前辈的徒弟,当然什么事都以他为准咯!”


  “这是什么话?难道新之助前辈没有实力吗?要知道他可是课长的首要候选人,这次只不过放弃了机会而已……”


  后面再说什么也无足轻重了,风间只记得自己一路恍惚地回到席上,然后将小新拉到了卫生间,接着便锁上了门。


  “风间,你怎么了?”小新喝得脸红红,但双眼还是清醒的。


  风间也就开门见山地说:“课长这位置,是不是你知道我要调来,然后故意让给我的?”


  “啊?你怎么知道?”


  “不要问我怎么知道,你只需要告诉我,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别在意啦!”


  “我当然在意!”风间吼道,“我需要公平竞争,而不是一个让来的职位!”


  “哎哟,小彻彻,你还真是不解风情,什么让不让的啊,我的意思是课长这职位老公老婆谁当不都一样吗?反正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啊!”


  “……”


  好吧,风间再一次被打败了。


  但看到一身酒气东倒西歪的小新,他突然多出了一个坏坏的念头。


  因此下一瞬间,他就将小新一把推到门后的角落里,扯掉领带然后捆住了小新的双手。


  “哎哟,小彻彻,你要干什么?”小新故作娇羞地说道。


  风间则坏笑着说:“你说我要干什么呢?”


  “啊哦,想反攻啊?”小新却轻而易举地就挣掉了绑住的领带,接着一个回转就将风间与自己换了位置,一边还轻笑着说道,“不过你有那个自信吗?”


  “当然有!”


  风间先是绽放了一个无比灿烂的微笑,也就是在小新被这个微笑迷得七荤八素时,他唇角一勾,接着腿一勾,就将小新给推倒在地。


  然后他立马跨坐下来,紧紧地桎梏住了他。


  小新自是一惊,再确认自己无法动弹之后,才无奈又宠溺地说:“诶嘿,风间变厉害了哦。”


  “那是当然,不然你当FBI的格斗训练是街边卖艺的吗?我告诉你,要不是今天白天被你出卖,我怎么可能屈服于你?哼!”


  “好啦好啦,对不起嘛,小彻彻,那你想怎么处罚我呢?”小新卖萌道。


  “下午我们一共做了几次?”


  “五次吧。”


  “很好,你不是说要新婚一百次吗?那么接下来的九十五次,主动权全归我!”


  “啊?全归你啊?这也不太好吧……”


  “不好?啪——”同时伴随着领带的鞭打声。


  “啊啊啊,好啦,都归你都归你,风间你好霸道哦……”


  “你有意见?”


  “有!不过我好喜欢,诶嘿~”




=============END=============

附注:

①警视厅:是管辖日本首都东京治安的警察部门,警视厅由日本警察厅直接监督管理。本部长为警视总监。

②课长:就是部门主管的意思。


小后记:

啊啊啊,花了四个多钟头,终于写完了这篇~

话说警察这个设定是我一直都想要尝试的

本来还想写篇正儿八经或许还可能烧脑的推理破案文

结果还是忍不住开了车(发现自己真是越来越污了可咋整= =)

剧情方面也就简化了

不过写完了我还是很开心哒
希望大家也能够喜欢~


评论 ( 7 )
热度 ( 193 )

© 野原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