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原彻

【仅此一号,禁改禁转】

【独幕剧】我和妮妮要结婚了哦

#好像有点OOC#

#请勿被标题骗了#




  【风间彻先生:


  新郎野原新之助与新娘樱田妮妮将于2017年5月20日上午9点在春我部教堂举行婚礼,恭请您届时参加。谢谢。】


  这是小新送来的请柬。


  虽然前几日就得知了小新和妮妮要结婚的消息,但那时候他只当小新是在开玩笑,所以反复看了一遍又一遍,风间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之前不是还跟自己表白过吗?就算自己没有明确答应,也不代表他就可以见异思迁啊,真是的,要不要这么快……


  越想越气,风间不禁一拳捶在办公桌上,然后拿过一旁的手机给小新打电话。


  电话那端响了很久都无人接听,这简直与平常对方秒接电话的行为形成了鲜明对比。


  怎么?现在他连他的电话都不想接了么?


  风间的拳头越捏越紧,就在他快丧失耐心准备挂掉电话时,那边终于接通了。


  “喂?风间?”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很熟悉的声音,为何此刻听起来如此陌生?


  好像,多了几丝客套。


  “要结婚了,你倒是变得成熟了点。”风间也客套地调侃着,但只有天知道他的心此刻有多难受。


  “对啊,妮妮她喜欢成熟一点的男人,我就只好遂她的意咯。”


  “是吗?想不到你一介浪子,居然会为了妮妮改变自我?”


  “唉,浪子终究也要回头的嘛。”


  “那恭喜你回头啊。”话是这么说,可风间的心里却像被捅了一刀,鲜血淋漓。


  “论回头,你不是还要比我早吗?”小新说,“你不是早就和松下集团董事长的女儿订婚了吗?婚期也该近了吧。”


  “是、是啊……呵呵……”


  被反将一军,风间只得支支吾吾地应着,内心却在无限地懊悔:自己当初就鬼迷了心窍答应松下智子的要求和她订婚呢?自己明明心里喜欢的就是小新啊……


  他甚至在想,要不要现在跟小新告白,告诉他,自己很喜欢他,如果他不与妮妮结婚的话,自己也去跟智子坦白退婚……


  可下一秒,这个想法就被电话那头的小新击散得一干二净。


  “那也恭喜你咯,你们俩可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不过我和妮妮也不赖,嘿嘿。”


  嘿你个头啊!风间极度想骂人,但转念想想,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骂他呢?


  自己作的死就该自己承担不是么?


  所以他只能收敛起纷杂的心绪,礼貌却又苦涩地回答:“谢谢,你的确和妮妮很配,嗯,很配……”


  “啊,对了,风间,下班有空吗?今晚是我的最后单身之夜,叫上阿呆和正男他们一起来个单身Party吧,我们也好久没聚聚了,不是吗?”


  “我晚上还有个会……”风间下意识地想继续傲娇地拒绝,但转念想想,就是这该死的傲娇害惨了自己,最后一次机会可不能再失去,所以他连忙改口道,“好啊,我有空,哪里见?”


  “Waiting酒吧。”





  晚上八点,风间如约来到了Waiting酒吧。


  正男和阿呆也准时到达,一向拖拖拉拉的小新这次还是不例外,让他们等了十多分钟才姗姗来迟,身后,竟还跟着妮妮。


  风间的眼睛被他们十指紧握的双手和相视而笑的模样给刺痛,但为了不被人看穿,他只得强颜欢笑地调侃小新道:


  “喂,小新,今天不是我们男士的单身狂欢之夜吗?妮妮怎么也来了?怎么?来盯场啊?”


  小新还没说完,妮妮就抢先回道:“就是来盯场的不行吗?明天就要和小新结婚了,我现在可一步也离不开他呢。”说着,她还亲昵地朝着小新的脸上亲了一下。


  风间的心再次一缩,连忙低下头不再去看他们的亲昵模样。


  倒是一旁的阿呆吐出了一句“至理名言”:“秀恩爱,死得快。”


  “说什么呢你臭阿呆!”妮妮瞬间叉起了腰,指着阿呆怒气冲冲地大吼,“我看你是单身久了,羡慕嫉妒恨吧!”


  “呆……”在暴怒的妮妮面前,装傻最重要,阿呆一直深谙这么道理,所以连忙缩到了风间的身后。


  “好了好了,各位来喝酒吧。”小新见势不对,连忙招呼着说道,接着就叫服务员上了十几瓶洋酒。


  “今天,就让我们不醉不归!”


  小新说着,就率先举起了红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妮妮立马在一旁满是崇拜地大叫:“哇,老公好棒哦,妮妮爱死你了啦~”


  “哦?是吗?我下面更棒哦,要不要提前试一下?”小新一边说一边就要坏笑着往妮妮身上凑。


  “你很坏诶……”而妮妮居然也没有拒绝,两人就这样顺势倒在了沙发上,旁若无人地亲吻起来。


  风间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被刀子给扎透了,想要冲上前去拉开他们,但是自己又能凭什么呢?


  所以他只是默默地攥紧自己的拳头,假意和正男阿呆他们说笑喝酒,但他不知道的是,有个人的拳头比他攥得更紧。





  单身Party1无非就是青春追忆会。


  尤其是这个Waiting酒吧,于他们五人而言,除了春我部公园,这大概是他们长大后最常来的地方,可谓是承载着满满的回忆。


  但此刻只剩无尽的唏嘘。


  “真想不到,最不可能的两个人就要结婚了。”风间边摇晃着酒杯,边故意看着妮妮说道,“要知道,我之前可一直认定妮妮和正男会在一起呢。”


  “我也这么认为……”阿呆也在一旁附和。


  正男一惊,却又很快垂下了眼眸,没有说话。


  而妮妮立马轻蔑地说道:“谁会和他在一起啊,胆小又没种的废柴男人!还是小新好,虽然有时候没脸没皮的,但和他在一起很开心,不是吗?”


  风间和阿呆立马同情地看向正男。


  果然,正男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接着紧攥着的拳头就一下子捶上了酒桌。


  “咚——”


  大家都被这一拳给吓了一大跳,风间还期待着正男会做出什么反应,结果下一秒他只说了声“对不起”就起身跑开了。


  只剩下他们四人面面相觑。


  不过很快,妮妮便回过神来,娇笑着招呼道:“来来来,别理他,我们继续喝酒哈~”


  而酒过三巡,不胜酒力的妮妮早已醉得趴倒在桌子上,就连风间也喝得头晕目眩,反观小新和阿呆倒精神得很,两个人还在那里划着酒拳,一杯又一杯下肚,很是豪迈。


  兴许是酒力作祟,风间白天的那些念头又忽然涌起,并且越想越不甘,而就在思绪爆棚的时候,他做了一个决定。


  他晃晃悠悠地走到小新跟前,大叫了一声:“野原新之助!”


  沉溺于划酒拳之中的小新自然吓了一大跳,回头看着他奇怪地说道:“怎么了?风间?”


  “你给爸爸我出来!”风间继续大吼。


  “……”


  虽然小新很疑惑,但他还是跟着摇摇摆摆的风间来到了卫生间。


  “野原新之助!”在洗手池边站定,风间又吼了一声。


  “我在,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喝多了不舒服?要不要去看医生?”说着,小新的手就往风间头上摸。


  可才触碰到他的脸颊,风间就一把打掉了他的手。


  “你少在那边再给我玩暧昧了!你明明之前说过,你最喜欢我,却为什么这么快结婚?为什么?!”


  “那你呢?你又为什么会和松下智子结婚?只准州官放灯,不许百姓点火?”


  “拜托!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啦!”虽然还是习惯性地纠正小新说错的俗语,但对于前半句话,小新这一击可威力不小,一下子就噎得风间心里堵得慌。


  是啊,自己为什么当初要答应松下智子,只为了那一个松下集团董事长的位置就要葬送自己的爱情?


  他一度以为自己做得到,可是现在看向小新的眼神才发现,他根本做不到。


  所以好半天过去,他才低头嗫嚅着说道:“对不起……那如、如果我放弃她,你、你还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你说什么?”小新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我、我说……如果我放弃智子,你还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我……”


  “我不愿意!”是妮妮的声音。


  风间立马抬头一看,果然,妮妮已挡在小新的跟前,正横眉冷竖地盯着自己,冷笑着说道:“风间彻!我和小新都要结婚了,你凭什么插足我们!还有你凭什么笃定小新喜不喜欢你?”


  “我……”


  是啊,他凭什么插足他们?他还凭什么笃定小新喜不喜欢自己?他已经把小新对他的喜欢消磨地一干二净,又凭什么去期待对方会不会答应……


  所以他又一次颓然了,没有再说话,而是静静地看着小新和妮妮牵着手离开。


  那一刻,心痛得溃不成军。


  而一旁围观了全程的阿呆此刻又吐出了一句“至理名言”:"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晕晕乎乎。"






  第二天就是小新和妮妮举行婚礼的日子。


  但由于前一天晚上喝太多,风间一觉醒来发现时钟已经指向十一点,完了完了,婚礼早就开始了。


  所以他胡乱梳洗了一下就直奔教堂,可赶到那里时,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只有地上的彩带和花瓣象征着之前的喧闹。


  难道婚礼已经举行完了?小新和妮妮正式成为夫妻了?自己真的真的再也没有机会了?


  想着,风间一下子就瘫坐在了地上。


  “主啊,请告诉我,是不是我真的做错了?我的小新,我的爱情……”他看着教堂中央上方的耶稣神像喃喃自语,且早已泪流满面,“我承认,我喜欢他,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他,看到他娶了妮妮,我真的快心痛死了……如果我现在向您祷告,他还会不会回来……”


  “会哦。”


  “啊?”


  见寂寥的氛围突然发出声音,风间自是吓了一跳,而环顾四周后,才发现,小新正坐在后排的一张椅子上,笑嘻嘻地看着他。


  “你……”风间连忙一抹眼泪冲上去,却在伸手想抱他的时候把手给顿住,疑惑地说,“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妮妮呢?”


  “唉,被正男抢走了。”


  “啊?什么情况?”风间不可置信地问道。


  画面瞬间切换到一个半小时前——


  “在上帝以及今天来到这里的众位见证人面前,野原新之助先生,您是否愿意娶樱田妮妮作为您的妻子。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您将永远爱着她、珍惜她,对她忠实,直到永永远远?”


  教堂内,和蔼的牧师看着小新念着誓词道。


  “我……”


  小新想要说不愿意,却被妮妮给瞪了一眼。


  好吧,既然是演戏,那就只能演全套一点,但正男啊正男,麻烦你快点有勇气好不好?就差最后一步了啊啊啊!


  所以他只能垂头丧气但又不得不硬撑着笑脸继续:“我愿意……”


  “那么,樱田妮妮小姐,在上帝以及今天来到这里的众位见证人面前,您是否愿意嫁给野原新之助作为您的丈夫。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您将永远爱着他、珍惜他,对他忠实,直到永永远远?”


  “我……愿……”


  其实妮妮也是急得半死,靠,正男这个男人,难道真的打算把她拱手让给小新吗?他明明就在来宾席上急得搅衣角,明明就已经满头大汗,为什么还是不肯跨出那一步?这个笨蛋!大笨蛋!


  然而就在她心灰意冷准备说出最后那个“意”字时,大笨蛋终于拍桌而起,当着所有人的面发出了估计这辈子以来他最大的吼声——


  “我反对!”


  他说着,就拨开身旁的来客,在众人的震惊目光下直直走向妮妮,还一边说道:“没错,你说得对,我就是个胆小又没种的男人,所以不管你看不看得起我,此刻我也不能再欺骗自己了!妮妮!我爱你!我真的好爱好爱你!虽然我的工作很普通,虽然我无法满足你贵妇般的生活,但是我会一直一直听你的话,会在我的能力范围内答应你所有的要求,只要你跟我在一起,我一定会倾尽一生去爱你,我会努力让你快乐,所以,请你不要和小新结婚好不好……”


  “好。”


  “什么?你这么快就答应了吗?”正男不可置信地看着妮妮。


  妮妮却含着笑看他:“是,我答应了。而且,我等你这一番话等了很久了。”


  “什么意思?”正男有些懵。


  “说你笨你还真不聪明,你还没看出这一切都是我和小新在骗你吗?”妮妮没好气地说道。


  “你说你和小新在骗我?为什么?”正男还是懵。


  妮妮瞬间又爆发了,不顾此刻美美的新娘形象就插着腰大吼:“因为我也喜欢你啊!可是你却从来不向我告白!所以说你是个胆小又没种的男人!真是气死老娘我了……”


  正男先是一愣,接着终于反应过来,忍不住一把抱起妮妮转起了圈圈,一边兴奋地大叫:“太好了!妮妮也喜欢我!真是太好了啦……”






  “所以……这段日子,你和妮妮一直是在演戏?”


  风间也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消化掉小新的陈述,但转念又想起前一晚的场景,不禁怒从中来地质问道:“那昨晚在酒吧你和妮妮做的那些事呢?你怎么解释?”


  “什么事?”


  “在沙发上和她……接吻……”


  “笨蛋,那是借位的好不好!”


  “什么?借位?”风间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而画面再次切换到前一天晚上,小新的视角——


  “老公,你好棒哦,妮妮爱死你了啦~”


  “哦?是吗?我下面更棒哦,要不要提前试一下?”小新一边说一边就要坏笑着往妮妮身上凑,但刚凑到她耳边原本油腻的语调便变得冷淡下来,“喂!你也太夸张了吧?”


  “就是要夸张点才会让正男和风间生气啊。”妮妮说。


  “可我不想让风间生气啊。”


  “那可由不得你,你给我过来!”说着,妮妮就一把揽过小新想要撇开的脑袋,然后故意在他耳边蹭啊蹭的,从而达到一副让人以为他们在热吻的假象。






  “什么?居然是这样……”风间简直气到快冒烟,“那在卫生间的时候呢?也是在演戏?”


  “是啊,唉,当时我差点就要破功准备带你回家了,结果妮妮拉着我说做戏要做到底,还说第二天你绝对会来找我的,所以没办法,我只好熬到了今天……”小新也很无奈地。


  “哼,一群戏精!”风间嗤之以鼻,抱着双臂生气的样子在小新眼里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所以小新不禁一把抱住了他,然后埋在他的肩窝里笑道:“风间,那你昨晚的话还算数吗?”


  “啊?什么话?”


  “你的告白啊。”


  “啊?我有告白过吗?”


  “哦?记不得了是吗?”小新挑眉说着,接着就推开他边转身边故意说道,“那好,我这就去跟正男说,我要抢回妮……”


  然而话还没说完,脑袋就被掰了过去,接着唇也被覆住。


  他赫然睁大眼睛,眼底却是风间紧闭双眸脸红爆棚的倒影。


  真是可爱死了。


  我的风间啊。




============END=============


最近看了一集叫《妮妮择夫记》,虽然妮妮在四个人当中谁也没选上,但最后可以看出妮妮和小新在一起的时候最开心,所以那一刻,我站了一下新妮,因此也是这篇文的灵感来源。

不过还是我新风最苏啦!嘤嘤嘤~~~

希望大家也能够喜欢哈~~~




评论(15)
热度(303)

© 野原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