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原彻

仅此一号,禁改禁转

【独幕剧】风间是女仆哦

#一辆小破车#

#新增人设:与风间有着七岁差距的亲妹妹风间穗#





  “哥哥!拜托你今天一定要帮我!”


  书房内,风间坐在电脑前研究着自己的课题,小穗站在他的对面,一张可爱的小脸写满了恳求。


  风间却眼皮都再没抬一下,而是冷冷地回绝:“免谈!”


  “哥哥,不要这么不近人情嘛~好歹我是你的妹妹,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忙也不愿意帮吗?”


  “小小的忙?”风间不禁冷呵一声,“让一个大男人去扮女仆是小小的忙?你把你哥的面子往哪儿搁?”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真的别无它法啊,我都已经约好了和千夏去东京一起跨年……”


  小穗话还没说完,就被风间给冷冷打断:“所以,你为了赴你和你闺蜜的跨年之约,就要让我一个人替你去打工,难道我就该和那些变态肥宅一起跨年吗?”


  “好啦,我也知道自己有点过分了,但我现在实在是找不到人帮忙了啊,而且你知道我们女仆咖啡店的员工都是有颜值要求的,我身边除了哥哥你,就再也没有美貌与我匹敌的人了,所以你就帮帮我嘛,哥哥……”


  “美貌归美貌,可好歹我也是有男子气概的人好不!让我穿那种粉嫩嫩的女仆装成何体统?!还要低三下四地去讨好那些死肥宅,咦,想想都好恶心!”风间十分嫌恶地说道。


  “哎哟,女仆装怎么了?学园祭的时候很多男孩子都会穿着招揽目光啊,这有什么?而且谁说女仆咖啡店里就都是死肥宅啦,也有很可爱很帅气的小哥哥哦~”


  “那又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对男生可没兴趣!”风间义正辞严地说大喝,没错,对于家人,他一直没有勇气出柜。


  谁知小穗竟凑到他耳边神秘兮兮地小声说道:“哥哥,你确定你对男生一点兴趣也没有吗?嗯?”


  风间闻言果然大惊,立即转头盯向妹妹紧张地问:“你知道什么?……哦不,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那要我打开你的网页浏览记录吗?JustinHarris全集BT下载、真崎航绝版特典、最新欧美GV大全……怎么样?还要我继续说吗?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哦!”


  “……谁、谁说那是我搜的?啊,对了!前几天我同学来我家用了电脑,一定是他搜的!”风间听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但还是死鸭子嘴硬地找着借口道,郁闷,平常搜GV看都会记得清除记录的,哪知昨天居然忘了,真是防火防盗防妹妹,最后还得防自己,唉,防不胜防啊!


  “哦~原来是同学啊……”小穗意味深长地拖着音调,但风间还未来得及松口气,就又听见她在耳边吐着热气道,“可是哥哥,你床底下的可爱P同款套装又是怎么回事呢?难不成也是你那位同学留下的?”说到“同学”二字的时候,她还特意加上了重音。


  风间的脸彻底红了,下意识地就大吼道:“风间穗!你竟敢在我的房间乱翻我的东西!”


  “哈哈哈哈哈哈!哥哥你现在是承认了对吧?”小穗不无得意地大笑,“不过澄清一下,我可不是乱翻,是昨天借你电脑用时不小心碰掉了钢笔,然后弯腰去捡时瞥见的,出于好奇,我就拿出来研究了一下~”


  “Fuck!你简直……出去!赶快离开我的视线!以后也绝对不许再踏进我的房间一步!Never!”风间气得都快说不出话来,只得赶紧撵她出去。


  但小穗可没忘了自己的初衷,连忙用双手紧抱住门框说道:“不行!你还没答应我呢!”


  “你窥探我隐私,还让我答应你?妄想!”


  “你不答应我我就去跟妈讲你是深柜!”


  “你敢威胁我?”


  “我怎么不敢?我不仅要跟妈讲,我还要去你学校论坛发帖,说东京大法律系大三高材生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打住!别说了!我……答应。”


  说实话,别看小穗比自己小了七岁,性格和胆量倒真比他大得多,若不答应她,她绝对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所以说绝对不能得罪女生啊,尤其是小穗这样的腐女……


  “耶!我就知道哥哥你最好了啦~”见哥哥答应了,小穗立即高兴地手舞足蹈,那可爱模样跟之前的腹黑少女简直判若两人。


  风间却没好气地模仿着她的语气:“好了啦!快滚吧你!”


  “哈哈!哥哥拜拜~”


  “拜拜!”






  翌日。


  来到小穗所说的YumYum女仆咖啡店,风间还未进店就被其门口超大超粉红超夸张的装潢给吓尿,进去之后更是吓得差点尿失禁,我去,女仆的世界真的很强大,死肥宅的世界更强大,呵呵……


  不过吐槽归吐槽,风间还是不得不走向吧台,向胸牌上写着“店长”二字的女仆说道:“你好,风间穗今天有事不能来,我是她的代班女、女仆……”


  而话没说完,那店长就夸张地笑道:“嗯嗯!我知道!不过你和小穗简直一模一样诶,难道你是她的哥哥风间彻吗?”


  “怎么可能!”风间立即矢口否认,还胡乱掰出一个身份来,“我……我是她的表姐啦!我叫、叫工藤遥!”要知道为了不让人怀疑,他今天特意穿了小穗的裙子,还特意找声音研究所的朋友借了个微型变声器嵌入口中,发出的声音自然也像小萝莉般可爱。


  那店长很是不可置信,“表姐?表姐妹会长得跟亲姐妹一样吗?”


  “是啦是啦,因为我们妈妈就是亲姐妹,而我们又刚好长得像妈妈而已……”


  “哦,这样啊……”


  见总算糊弄过去,风间连忙转移话题道:“嗯……请问更衣室在哪里?我去换工作服。”


  “好,右手边左拐就是。”


  “谢谢。”







  不得不说,虽然女仆装很是羞耻,但换上之后的风间居然产生了一种莫大的满足感,就好像回到了五岁那年的某一天,自己在小新家穿着妮妮买的那套可爱P珍藏版套装,不停地在榻榻米上旋转起舞……


  只是后面被抓包的下场让他从此屈辱在妮妮的威风下好多年,如今竟又被小穗威胁,唉,人生啊……


  一想起灰暗历史,风间便又垂头丧气起来。而且好巧不巧的是,风间刚换好衣服走到大厅,就看到一个大红色的熟悉身影趴在吧台上,那猥琐的笑声更是响亮无比,让他听得分外紧张。


  WTF!小新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是自己暴露了?应该不可能吧,刚刚从家里出发到这路上可是左看右看看了又看的,完全没有小新的味道和影子,所以才放心了下来。


  然而现在……


  完了完了,感觉人生又要灰暗了……


  但现在还有退路吗?


  答案自然是——没有!


  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能迎难而上了呗!


  好吧,上就上吧……


  就这样自问自答过后,风间只得理了理衣襟的蝴蝶结,然后假装波澜不惊地走过去,无视小新就准备端起吧台上的餐盘去招呼其他客人。


  但手才刚摸到餐盘边缘,一只大手就覆了上来,并且开始对着他又揉又捏,大手的主人一边还贼兮兮地笑道:“咦,小穗,今天怎么对主人怎么冷淡?平常你不都是一见主人就会扑到我身上来的吗?怎么?今天不高兴?”


  虽然只是短短几句话,风间却立即捕捉到了不寻常的信息——1、小新是这家女仆咖啡店的常客;2、小新和小穗的关系很亲密。


  ……靠!所以小新这家伙不禁脚踏两只船,还踏的是他和他亲妹妹?!真是绝世渣男有没有!


  火星子瞬间直蹿而上,风间的另一只手不禁紧握成拳,但转念想想自己的处境,只能快速忍住,转而换上一张无比明媚的笑脸轻轻挣掉小新的手道:“不好意思,小穗今天不在哦,我是她的代班小遥,工藤遥。”末了,还不忘补充一句,“还有,我是她的表姐啦,很多人都说我俩长得像,所以也很容易误会……”


  “哦?这样啊……”


  小新略有所思地点点头,但风间悬着的心才刚放到一半,就又被他的下一句话给提了上来——“可是我记得小穗她没提过她有表姐啊,长得很像的哥哥倒有一个,而且我和她哥哥超熟的,告诉你一个秘密吧,我和小彻可是屁股连屁股的关系哦……”


  “你少在那边给我放屁……”风间气得下意识地就大吼着想要制止他说出更过分的话,但一转头瞥见店长那震惊又带着怒气的双眼时,便只得立马换上微笑脸,语调也便会超萌超嗲的娃娃音,“啊哈哈哈,没提过不代表就没有吧?好了啦,我要去招呼客人了,你请自便哈……”


  但话还是没有说完,就又被小新拉住,这次还被他一把抱住,下一秒,一股熟悉的热气就直钻耳膜,风间瞬间下意识地脚软,但理智让他手疾眼快地撑住了吧台。


  “……这位客人,请问你这是在干什么?”风间很是不悦,但又不得不保持微笑。


  “没什么,就是想要撩你一下~不过看来你的耳朵也很敏/感哦~”小新坏笑着说。


  “呵呵呵,还好吧。”风间干笑着回应,末了,为了撇清“嫌疑”却又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补充道,“不过肯定没有我哥那么敏/感啦。”


  “你也知道你哥耳朵很敏/感?难道你们也经常玩吹耳朵游戏?”小新立即故作惊讶地大叫,“天哪!你们……该不会……乱/伦吧?”


  “乱/伦你个头啊!”风间简直快气炸,但在店长再次射来眼刀之际,只能换上尴尬的微笑道,“呵呵,那是家族遗传性敏/感啦……哎哟,客人,你就不要再调侃人家了嘛,人家会害羞的说……”声音做作得连自己都想吐。


  “客人?不是主人吗?以前小穗都叫我主人的哦~”


  “……好,主、主人……不过没别的事的话,我先去招呼其他客人了……”风间“乖乖”地应承着,但在小新提到小穗的那一刻,左手的拳不禁又握紧了些。


  “为什么要招呼其他客人?你难道不知道小穗是我的专属女仆吗?既然今天你是代班,你就也是我的专属,所以你只能招呼我,懂吗?”


  什么?还专属主人?!风间觉得自己的拳头都快被自己攥得变形了,但也只能挤出微笑脸温柔地说:“是吗?那好,主人,请问你想喝点什么呢?”


  “一杯卡卡奇诺就好。”小新说。


  风间瞬间失笑:“卡卡奇诺?哈哈哈,是卡布奇诺才对吧?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但还没笑完又招来店长的眼刀,他只得赶紧收住,硬憋着笑说道:“好的,主人,小遥这就去给你做卡卡奇诺……”








  因为小穗经常在家练习做咖啡,风间自然耳濡目染地学会了不少,所以此时完全能够轻车熟路地制作,店长也投来赞许的目光,而就是这目光,让风间更加得意洋洋地炫起技来——往咖啡里拉花的时候不好好拉,非得将奶枪举高高还转着圈儿拉。


  俗话说,人生在世,不能太飘。果然,这一飘下来,花没拉好,奶泡反倒射/了自己一脸……


  完蛋,老脸丢尽。


  不出所料的,店长和小新等店内一众客人都发出了爆笑。


  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


  这时候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卖萌捂脸逃走啊!


  “哎呀,太丢人了啦!小遥失陪一下~”“娇羞”地说完,风间就捧着脸跑离了大厅。


  到了洗手间,风间先是洗了把脸,洗完之后又觉得有点尿急,于是一时间忘了自己的女仆本分,居然回归本我地撩开裙子扒开小内内就对着小便池飞流直下起来。


  正飞着飞着,突然门锁一阵响动,下意识地扭头一看,小新那张油腻腻的大脸便探了进来,差点又吓得他尿失禁。


  “天啊!小遥你……”小新自是一脸震惊地指着他。


  完了完了,现在又该怎么办?风间简直快哭了,为什么遇见小新总没好事,呜呜呜……


  不过哭又有什么用?还不如想想借口!风间的反应一向很快,于是不出三秒,他便赶紧放下裙子,张口就先发制人地大喊道:“你什么你?没见过女生站着尿尿的啊?而且你居然敢闯女厕所?流氓啊你!还不赶快给我出去!”


  “可是,这里是男厕所诶!”小新无辜地指了指门上的标志。


  风间定睛一看,果然如此。咳,看来只能乱掰借口了,因此他又连忙假装头晕扶额道:“天哪,我怎么又忘记自己是个女生了?呜,好丢脸有木有……”一边说着还一边想要若无其事地从小新身边走过去。


  可没走出几步,小新已彻底走了进来,并且锁上了门。


  “你……你……你想干什么?”风间顿时紧张地问。


  小新一脸坏笑:“想要‘探讨’你是忘了自己是个女生还是你本来就不是女生的问题。”


  “我当然本来就不是女生!”风间大叫,不过叫完瞬间反应自己是入了套,便又赶紧否认道,“啊啊啊错了!主人,实不相瞒,小遥有幻想症,时常会幻想自己是个男生啦,还会模仿男生的行为,所以你刚看到的我,只是我幻想出来的我,千万不要当真哦……”


  小新却笑得越来越坏,“哦?是吗?那我刚才看到的是什么呢?难不成你还有把香/肠藏内裤的癖好?”


  “……”所以刚刚还是被小新看完了是吗……风间简直想当场挖个洞遁地而走。但就算如此,他还是嘴硬地解释道,“是、是啊!既然会幻想自己是男生,当然也渴望有男生的特征啊……”


  “是吗?那可以拿出来让我检查一下吗?”


  “……凭、凭什么!”


  “凭我是你的主人啊,在女仆咖啡店,不是都是客人有什么需求女仆都会答应吗~”


  “那也得分情况好吗!谁会像你这样变/态!”


  “可是,和身在男厕所并且还在内裤里塞香/肠的人相比,你觉得谁更变/态呢?”


  “……我……我……我变、变/态那也是个人隐私,而你却是想要侵犯别人隐私的变/态!所以你才更变/态,对!你最变/态……”


  “噗——”


  风间激动地说着,可话还没说完,就被小新的一阵嗤笑给打断了。


  “你笑什么!”风间被笑得有些恼怒。


  “我笑你啊,真是变/态得可爱。”小新看着他痞痞地笑道,还一边向他逼近,“不过,我现在可没闲工夫跟你探讨谁更变/态的问题。”


  “你没有闲工夫难道我有?走开啦!我还要去工作!”


  风间嫌弃地推开面前的小新准备走掉,可没走几步,手腕就被人一把抓住,接着,身子一转,再一轻,回过神来时已发现自己被人抱坐到了洗手台上。


  小新的双手更是紧紧地撑在他的两侧,让他完全无法动弹。


  “喂!你想……”


  风间紧张地大吼,可才刚开了个头,张开的唇便被小新猛地堵住,未来得及思考之际更是让对方温热的舌头横冲直入,完全防不胜防。


  小新的吻技一向高超,不一会儿,风间就被吻得神魂颠倒七荤八素,而且不止于此,小新的手不断向下游走,不断滑向各大禁/区……


  而就在两人拥吻地如火如荼之时,突然,小新停住了动作。


  见小新半天没有继续,风间不禁急了,竟主动勾上他的脖子就撒娇道:“主人,别停嘛!继续啊……”


  可是话刚落音就把自己给瞬间吓清醒了。


  因为此时此刻的自己,并不是萝莉音,而是原音!


  风间惊恐地立马一把推开小新,可更让他惊恐的是——小新的手里,正拿着他的微型变音器!


  最最最惊恐的是,他顺着小新的目光往自己身下一看,他的短裙早已掀到了腰部以上,而藏在内裤里的那根“香/肠”此刻正昂/然挺立,且有参天之势。


  ……风间的脸自是红得快挤得出汁来,小新那家伙却还在一旁故意说道:“家族遗传性敏/感是吧?幻想症是吧?风间啊风间,真不是我说你,你好歹也是个名牌大学生?怎么能撒谎撒得如此拙劣?我看你现在还能找什么借口~”


  “我……我……”


  好吧,什么借口在证据面前也都苍白无力了。


  风间只得认怂,“我不过是受小穗所托帮她打一天工而已,谁知道会遇上你!对了,你和小穗是什么关系?你好像是这里的常客嘛?!”说着说着,连他自己都意识到话里带了不少酸意。


  “我和小穗啊……”小新故意拖着长音思考,不过眼看着风间又有爆发之势,这才赶紧解释,“我们只是合作关系啦。”


  “合作关系?”风间不解。


  “就是我给她钱,而她答应帮我让你扮一天女仆而已。”


  “什么?!”听到这个答案,风间自是怒火丛生,“你们竟敢拿我做交易?!说,你给了她多少钱?”


  “两万円吧。”


  风间更是气得直飚脏话:“卧槽?!才两万円那丫头就把亲哥给卖了?!妈的!气死了!我回去非灭了她不可!”


  “好啦,不气不气,都过去了~”小新在一旁摸着他的背安慰道。


  “过去你个头!哼,罪魁祸首就是你!居然耍手段让我穿女仆装!你信不信我三个月不搭理你!”


  “三个月不搭理我?你确定你能做到?”


  “当然确定!”


  “那好,我这就去跟店长以及店内的所有顾客说,你是个男的,古有木兰替父从军,今有风间替妹从女仆,真是可歌可泣,可歌可泣啊!”小新故作夸张地感叹,接着便准备开门出去。


  “……别走!”风间只得赶紧伸手拉住他,苦着脸道,“好啦,我理你。”


  “不止要理我,还要服从我的所有要求!”


  “……野原新之助!你别得寸进尺!”


  “不答应是吧?那我只好……”小新立即又跑到门边,拉开门就开始喊,“店长!小遥她其实是……”


  “好好好!我答应!我什么都答应!行吗?!”风间真的欲哭无泪了。


  “嗯嗯,那继续吧~”小新说。


  风间一时没反应过来,“继续什么?”


  “咦?忘记了?五分钟前你不是还叫主人不要停的吗?”


  “……变/态!”








===========END===========

注:Justin Harris和真崎航都是男优。




我会说这篇文我已经拖了两个多月吗……没错,去年12月的时候我就想到了女仆这个梗,当时还打算当作2018年贺文的,文中小穗说要跨年也是与此衔接,然而……━━( ̄ー ̄*|||━━

不过终于写完了!!!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啦~呼~

对了,说一下为什么要增设小穗这个设定吧~记得有一集风间帮小新照顾小葵后觉得小葵超可爱,便激动地跑回家跟妈妈说要她给自己生个妹妹。所以就满足一下他的心愿咯,哈哈哈~( ̄_, ̄ )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咯~最好留言多一点,那样我会更加努力产粮的~(づ ̄3 ̄)づ╭❤~

最后,希望此文别被屏蔽~≡ω≡

  


评论(13)
热度(344)

© 野原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