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原彻

仅此一号,禁改禁转

【独幕剧】二十年后的风间哦

  春日部的天空,还是一如既往的蓝不可测。


  只是以往熟悉的街道变得陌生而又拥挤,道路两旁的平房大都被商业写字楼替代,仰头望去,整个人便变得如蝼蚁般渺小,有时候真的会担心它们会不会倒下来。


  离开这儿已经将近二十年,再次回来,心情自是纷繁复杂。


  沿着左边的那条路走,还会听到小伙伴们的呼喊吗?


  沿着右边的那条路走,还会到达那年的秘密基地春日部公园吗?


  沿着前面的那条路走,还会被那个讨人厌的露屁屁外星人突如其来的骚扰吗?


  沿着……


  只是,他们还会记得自己吗?


  风间彻伸着手用细长的手指一点点划过唯一一条还没被推倒的街道墙壁,苦笑着回忆当年的情景,心里也开始越发懊悔自己当初的不告而别起来。






  二十年前的12月21日傍晚,风间家。


  “妈妈!我们真的不可以明天再走吗?”风间看着正忙着收拾行李的妈妈急切地询问着。


  “不可以哦,小彻,你爸爸在澳洲还等着我们一起转机呢。”


  “但是,我也得跟小新他们见面后好好道个别啊……”


  “来不及了,飞机三个小时后就要飞了,妈妈知道你舍不得,但是事发突然,所以……小彻,你只打电话好吗?”


  “好……好吧……”


  风间低头嗫嚅着,只能沮丧地来到电话旁。


  拨下那一串熟悉的号码,没过一会儿,电话那头便传来了小新那贱贱的声音。


  “嗨!风间!怎么才回家就给我打电话啊?嘿嘿,是不是刚才在公园里还没玩够呀?难道是一小时不见如隔三春吗嘿嘿嘿?”


  “是如隔三秋啦!”他没好气地纠正,但下一秒,离别的情绪便一涌而上,让他握着话筒的手都忍不住有点颤抖,“那个,小新……”


  “小新?诶嘿~风间,你居然不叫我新之助了?这甜蜜的称呼莫非是你终于肯承认我们之间的关系了?啊哈哈哈哈哈~”


  风间终于没耐性地大吼道:“新之助!你给我正经点!我都要走了你知不知道!”


  “喔?风间,你要去哪儿?”小新的声音总算正常了点。


  “因为我爸爸他工作调动的关系,我们一家都要迁往德国,等一下我和妈妈就要……”


  “风间,你又在骗人了吧?又想让本新大人给你唱歌?哼,我才不要!”


  “才不是骗人!我真的要离开了……等下九点的飞……”


  “啊!动感超人快开始了!不跟你说了,拜拜!”


  电话就这样被挂断,风间的脸上同时划下四条黑线。


  小新这家伙……


  他不禁捏了捏拳头,正准备打电话给其他小伙伴们,然而才按下一个数字,门外就传来了汽车的鸣笛声。


  那一定是爸爸派来的接送车辆。


  果不其然,下一刻家门就被敲响,随即行李被一件件人抬上车子的后备箱,接着家里的大门被关上,自己被妈妈抱上了车,再然后车子起程,逐渐疾驰在深红的夕阳晚霞里,速度很快,快到让人猝不及防。


  就像之后的二十年岁月,也同样快到让人猝不及防。






  所以二十年后再回到这里,风间彻感觉自己仿佛只是做了一场梦。


  可是梦醒之后,却是无尽的残酷。


  “你说你是谁?风间彻?不好意思,我没听说过这个名字诶。”


  街角的BabyQ玩偶店内,看到年轻的女老板一脸茫然,风间彻也不禁懵了。


  “妮妮,我是风间啊!你还记得双叶幼稚园吗?我们在幼儿园时期可是好朋友啊!”


  “好朋友?不可能吧?我的印象里可从没有风间彻这个名字哦!”


  “不会吧?妮妮,那你还记得小新、正男和阿呆他们吗?”风间彻急切地问道。


  “咦?你怎么会认识他们?”


  “废话!我们五个人都是好朋友啊!”


  “不可能!我可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妮妮的态度也变得不耐烦起来,扭头往身后的小屋内看了看,吼道,“老公,出来一下!”


  “来了来了,妮妮,怎么了?”


  一个男人腆着笑走到了柜台前,风间定睛一看,不由得大吃了一惊。


  “正男?”


  “诶?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正男很是好奇地说道。


  风间刚想答话,妮妮就接过了话茬:“他说他是我们小时候的玩伴诶,他叫风间彻,你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吗?”


  “风间彻?没有诶!”


  “不会吧?连正男你也……”风间看着同样一脸茫然的正男不禁失望地说道,“算了,我去找小新和阿呆吧……”


  而话音还没落下,身后就传来了一道陌生却带着熟悉语调的声音。


  “嗨!妮妮!正男!”


  扭头一看,一个穿着大红外套,双手插在裤兜,浓眉大眼,笑得痞痞的男人正走了进来。


  是他!一定是他!


  风间顿时欣喜不已,忙走上去喊道:“新之助!”


  没想到小新也和正男一样的反应——


  “诶?你是谁?”


  “是我!我是风间啊!我们读幼稚园的时候可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吗?你不记得我了吗?”风间简直快哭了。


  “喔喔~风间啊……”


  见小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风间心里自然燃起了希望,于是迫切地追问道:“怎么?是不是记起来了?”


  “我记得我那时候挺喜欢风间由美来着……”


  砰——众人狂倒。


  “我是风间彻啊风间彻!”风间简直快要抓狂了,抓住小新的手臂就狂吼道,“新之助!你给我好好想想!”


  “……”可小新只是皱眉想了一会儿,便打掉他的手说道,“不好意思,我只对美女有印象。”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新之助!我不信连你也忘了我!你不是最喜欢往我耳朵里吹气了吗?虽然我每次都吼你……”风间羞赧地说着,心想着这种丢人的事都说出来了,他们应该就会想起来了吧。


  然而——


  “不是吧?我最喜欢的是往正男耳朵里吹气啊~诶嘿,正男,你果然又软了~”小新说着,便在正男的耳朵边吹了一口气。


  不过下一秒便被妮妮叉着腰大吼:“新之助!你少调戏我老公!”


  “嘿嘿嘿嘿~妮妮你要温柔点,不然正男也会外遇的哦!”小新扭着屁股笑道。


  “他敢?!”


  正男也摸着头干笑:“就是就是,小新你不要挑拨我们夫妻之间的关系……”


  ……他们,真的都忘记自己了?


  那一瞬间风间感觉自己就像被隔离出局一样,他站在他们的世界外,孤独无援。


  那么也没必要再去向阿呆求证了。


  捏了捏手里从警局里找来的地址纸条,风间说了声“打扰了”便转身离去。






  深秋的风,早已寒凉入骨。


  风间紧了紧脖间的围巾,却还是抵不住内心的寒意。


  他们都忘记他了。


  没有什么比这更心灰意冷的事情了。


  小新,正男、妮妮、阿呆。


  唉……


  风间叹了口气,不经意抬眼间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走到了昔日的母校——双叶幼稚园。


  此时是傍晚,幼稚园的小朋友们早已放学,所以园内空荡荡的,很是寂静。


  不知道园长和吉永老师他们怎么样?


  正出神地想着,突然一道苍老的男声在一旁响起。


  “你好,请问你是?”


  侧身一看,一个戴着墨镜的白发老头站在幼稚园的大门后面。


  “园、园长?”


  虽然对方头发变了,但那凌厉的气息可是一丝不减。


  园长先是一愣,思索了一小会儿后就拍着头大叫道:“风间彻同学?”


  “是!是!我就是风间!”见还有人能认出自己,风间瞬间兴奋地快要跳起来,“园长,你还记得我?”


  “当然记得啦!每一位在双叶幼稚园读过的小朋友我都记得哦。”


  园长说着,边领着风间进入了园内。


  “那小新他们也都记得吗?”


  “当然啦,小新、妮妮、正男、阿呆,还有你,当年你们不是还组建了一个春日部防卫队吗?还蛮有趣的呢呵呵呵,没想到转眼就二十年了啊……”


  “可是刚才我遇见小新他们,他们却说他们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一想到这,风间的心又止不住地抽痛了一下。


  “是吗?可能小孩子的记忆都比较浅显一点吧,小新他们读小学国中时都在一起呢……”


  果然如此,如果当初自己没有不告而别,没有去德国,只要在日本的话,那么,至少他们还会记得他吧?


  可是,一切已经无事于补了。






  和园长聊了一会儿之后,园长说要去煮饭,风间便一个人在幼稚园里胡乱走了走。


  好在,除了内部设施先进话化一点,幼稚园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依旧是那座滑梯,虽然有些陈旧,但很干净。


  踩上去再滑下来于自己这身躯来说已是不可能了,所以他只是屈膝坐在滑梯底端,默默地看着天空发呆。


  小新的屁屁舞、妮妮的超真实过家家、阿呆那奇形怪状的石头、正男的饭团头……


  想想都是止不住的笑意。


  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吧?


  又能怪谁呢?


  只能怪自己咎由自取。


  活该活该活该!


  风间捶打着自己的脑袋,眼泪也不由自主地飙了出来。


  本来还只是小声哽咽,瞥了瞥发现四下无人后便大声了些,鼻子一抽一抽的,完全止不住。


  “小新……”


  “妮妮……”


  “正男……”


  “阿呆……”


  “呜呜呜……”


  而正哭着哭着,一个信封忽然飞过来落在他的脚面上。


  伸手拿过一看,还未拆开里面便掉下了几张照片。


  令人讶异的是,那照片里居然全是他!


  刚下飞机提着行李箱拦出租车的他。


  在街上用指尖触摸墙壁的他。


  现在在滑梯旁偷偷哭脸的他……


  什么情况?


  有人在偷拍他吗?


  风间连忙抹了一把眼泪四处张望,果然,下一秒,一个举着拍立得的男人便出现在了自己的跟前。


  “哈哈哈,你们看,我就说他会哭的吧~”


  本来泪眼朦胧还看不真切,但那男人一开口,他就瞬间弹了起来。


  “新之助!你怎么会在这里?”


  “哈,原来有名鼎鼎的大律师这么没有反侦察意识啊,被人跟踪了居然都不知道~”


  “是鼎鼎有名吧?”风间满头黑线地纠正道,“不过你为什么会跟踪我?你怎么知道我何时回的日本?”


  “你忘记小葵是国际刑警了?其实从一年前找到你的信息后,我就一直在密切关注着你。”


  “那你们怎么还说不认识我?”他终于后知后觉地吼道,“你们该不会是合伙起来骗我的吧?!”


  “没错,我们就是骗你的!”同时响起的,还有身后一群声音。


  回头一看,正是妮妮和正男,居然还有阿呆。


  “啊啊啊!你们为什么要骗我?!”风间顿时跳脚大叫。


  “当然是报仇啊!”小新用拍立得对准他,咔嚓一声又是一张照片。


  “就是就是,你当年不跟我们道别就走了,知道我们有多伤心么!”妮妮接口道。


  “我跟新之助讲过的啊……”风间弱弱地回答,其实心里也知道这个答案有多鸡肋。


  小新立即不满地大吼:“我当然以为你是在开玩笑!”


  “而且你只跟小新讲是怎么回事?你难道没有我们的电话吗?”妮妮也吼道,“就算出国了也应该打个电话跟我们讲啊!”


  “我、我电话本忘记带走了……”


  砰,又是众人倒地的声音。


  “好啦好啦,只要你还记得我们就好,风间,你这次回来还会去德国吗?”正男问道。


  “不会了,以后会一直在日本工作,要知道我这份工作啊,那可是全日本最大的律师事务所哦……”


  但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阿呆挥舞着双手大叫,“那真是太好了!春日部防卫队又能够组建起来了!”


  “哈?春日部防卫队?我们都这么大个人了还玩这个啊?我可不要!”


  “风间,你敢说你不要?”小新拿出一张照片说道,“不要的话,我可就把它张贴到春日部的各大街道上了哦~”


  风间定睛一看,正是刚才自己哭脸的那张照片。


  四条黑线划下,他伸手就要上去抢,“新之助!你还给我啦!”


  “要,还是不要?”


  “要要要!行了吧?”


  “既然小彻彻这么渴望的话,那么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你吧。”小新坏笑着说道,接着便转过身向大家宣布,“从今天起,阔别二十年的春日部防卫队正式成立!”


  “成立!”


  叠在一起的,是同样阔别二十年的手。


  温暖得无限美好。






  园长家的饭席上,在大家的闲聊过程中,风间总算知道了小伙伴们的现状。


  酷爱兔子玩偶的妮妮现在是一家玩偶店的老板,生意还不错,很受小朋友们的欢迎。


  正男是普通的上班族,朝九晚五,没什么特别。


  阿呆依旧对石头很痴迷,所以现在在一家著名大学读地质考古学,也是高材生呢。


  最令人惊讶的肯定是小新了,但完全让人想不到的是,他居然成为了一名摄影师!而且还是日本数一数二的摄影师。


  “你怎么会成为摄影师啊?”风间好奇地问。


  “因为可以接触到无数的美女啊诶嘿~”


  好吧,果然是新之助……


  问完职业后,风间也再次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妮妮,正男,你们两个居然结婚了?”


  “是啊,很意外吗?”妮妮回答。


  “当、当然意外啊,当年你不是看不上正男吗?”


  “当年是看不上,但是后来想想,毕竟现在能听女人话的男人不多了,所以就勉为其难地把他收了。”


  “其实就是太凶嫁不出去啦。”小新在一旁嚼着饭补充道。


  “新之助!你想死是不是?”


  见妮妮又一副摩拳擦掌的模样,正男连忙一把拦住她,然后往她碗里夹菜:“好啦好啦,老婆大人息怒,来来来,吃块牛肉……”


  “唉,结了婚的男人啊,果然是奴隶……”小新叹了口气。


  “放心吧!总有一天,你也会成为婚姻的奴隶的!”正男不服气地反驳道。


  “我才不会结婚!要知道人家可是要和小彻彻一直在一起的哦~”


  “咳咳咳……”风间差点被饭呛到,“你说什么?”


  “哎哟小彻彻,你别装傻了啦,你明明就脸红了哦~呼~”


  “新之助!说了多少遍了!禁止在我耳边吹气!”


  “没关系没关系啦!我看你的身体倒挺享受的嘛~看来长大后的小彻彻还是和二十年前一样敏*感哦~”


  “新之助!你给我住嘴啦你……”




==========END==========



  

最近又重新开始看《蜡笔小新》,再次被小新和风间这对流氓痞子攻×傲娇炸毛受萌得不要不要的。

如果说以前只是一只脚入了坑,那么现在完全是整个人入了坑,所以不满足于动画片里的粉红,突然想自己也为他们写点什么,也算是圆自己的梦吧哈哈~




评论(13)
热度(304)

© 野原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