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新×风间】的独幕剧剧场
老司机随时可能飙车
Please fasten your seat belt

【独幕剧】风间的第一次哦

*老司机开车啦,请系好安全T,哦不,安全带哦~*






  才过完十五岁生日的第二天清晨,风间便收到了一份不寻常的大礼。


  礼物的源头是前一晚的梦境,梦里,他一个人走在大街上,走着走着忽然遇见一位身材超级火辣的美女姐姐在被两个小痞子打劫的情景,他当即英勇而上,施展几番拳脚便将俩歹徒打得落荒而逃。为了感谢他,美女姐姐邀请他去她家喝茶,他欣然向往。在美女姐姐家,他本来很是拘谨地喝着茶,不料那位美女姐姐却突然倾身而上,抱住他就狂亲起来,不止如此,对方一路向下,不一会儿就触碰到了他的禁区……


  他不禁嘤咛出声,对方也越发带劲地在他身上啃咬起来,力道过重时,他忍不住抓起对方的头发,然而抓着抓着,突然好像有点不对劲。


  美女姐姐明明是长卷发啊,怎么变成了短发?


  定睛一看,一双浓眉大眼也正贼兮兮地望着他。


  “诶嘿~风间你的叫声好好听哦~”


  “哇啊!!!”


  风间吓得瞬间将那脑袋往前一推,同时身下一股热流喷涌而出,接着便惊醒了过来。


  往下一摸,裤裆处自是一片濡湿。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


  他梦遗了?!


  而且对象还是……


  啊啊啊啊啊啊还有比这更惊悚的事情吗?!






  所以这注定是垂头丧气的一天。


  垂头丧气地洗漱,垂头丧气地换好校服,垂头丧气地从家里出发,垂头丧气地走在大街上……


  然而走着走着,耳朵突然一痒,整个人瞬间又酥了。


  “新之助!你到底要我讲几年啊?禁止在我耳边吹气!”


  “诶嘿小彻彻,你还是一往既如地口是心非啊~”


  “……是一如既往吧?算了,我才懒得跟你瞎扯,免得等下又被你害得上学迟到。”风间看了看表,说完拔腿就向前跑去。


  但才跑了一小会儿,就被小新给追上了。


  “风间,风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哦~”小新在他耳边贼兮兮地说道。


  风间下意识地追问:“什么秘密啊?”


  “我昨晚第一次梦遗了哦~”


  “……”


  脚下一滑,风间差点跌倒,努力稳住自己后便冲着“罪魁祸首”大吼道:“喂!这种事干嘛拿出来讲啦!”


  “我以为风间你会很感兴趣的说~”


  “谁会对这种破事感兴趣啊啊啊!”


  “我啊,嘿嘿,风间,话说你第一次梦遗是什么时候啊?”


  ……脚下又一次一滑,不过这次被小新手快地抓住了臂膀。


  虽然被救,但风间一点也不觉得感谢,反而越发恼羞成怒地大吼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因为我们是很深的关系啊~”小新说着,就翘起屁股蹭上他的,一边蹭一边笑道,“我们可是屁股连屁股的关系哦~”


  “新之助!你给我正经点!”风间简直快气疯了,本来心情就够烦的了,被这家伙一闹,他现在是分分钟想打人的节奏。


  然而手刚伸到半空中,身后便传来了正男和阿呆的声音。


  “嗨!小新!风间!你们在这里吵些什么?”正男走上前来好奇地问道。


  小新立马走到他身边装成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回答:“啊!正男,阿呆,你们来得正好,我要向你们控诉,这个人他要家暴我,呜呜呜~”


  “家暴你个头啦!”风间不由得叉腰大吼。


  “你看你看,风间是不是越来越有泼妇的架势了?唉,真是家有妇悍,家有妇悍啊!”


  “你想说的是悍妇吧?”风间没好气地说道,“还有谁是你家的了?别老是说些让人误会的话……”


  可话还没说完,他便看到小新、正男和阿呆三人早已在一旁围成了一团,正窃窃私语着什么。


  “你们又在背着我说什么?”


  风间立即不满地凑上前去,不料他们讨论的话题是——


  “什么什么?正男你的第一次梦遗对象居然是妮妮?天啊,这也太逊了吧……”小新大叫道。


  正男也是半羞赧半愤怒地说道:“是啊,所以我现在一直都不敢再直视妮妮……”


  “那阿呆呢?阿呆第一次梦遗是什么时候?”小新又问。


  “我啊,”阿呆的脸上浮上一层蜜汁红晕,“十三岁的时候……”


  “哇!居然那么早!那对象是谁?”小新和正男同时大叫。


  “嘿嘿,是邻居姐姐啦……”


  “哇啊啊啊,阿呆原来你才是潜藏的大Boss!好羡慕~”


  ……喂喂喂!这有毛线好羡慕的啊?!风间不禁腹诽道。


  “那小新你呢?那个的对象是谁?”阿呆问道。


  “当然是川元由香啦~诶嘿~诶嘿嘿~”


  见小新捧着脸笑得一脸猥琐的模样,再回想起昨晚那个梦,风间不禁浑身泛起一股恶寒,踮起脚就准备偷偷逃跑,然而下一秒就被人揪住了后衣领。


  “风间,你还没说呢~”小新笑嘻嘻地叫道。


  “这没什么好说的!”


  “风间,你不厚道,我们大家都说了,就你没说,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就是就是,不公平!”正男和阿呆也在一旁附和。


  “又不是我让你们说出来的!”


  “啊哦,风间,你该不会还没有过吧?”小新一脸坏笑地挨向他说道,“看来风间还是个小弟弟哦~”


  风间忍无可忍地大吼道:“我一点也不小!!!!!!”


  “就算不小也不成熟啊,毕竟我们都已经是成熟的男人了!”


  “没错,成熟的男人!”正男和阿呆再一次附和小新道。


  居然被正男他们鄙视,风间顿时火冒三丈,想也不想地脱口大吼道:“谁说我不成熟?!我昨晚也梦遗了!”


  “哦哦?是吗?那对象是谁?”小新问。


  “是……是……”风间自然说不出口,尤其看到小新那张痞痞的脸在自己面前晃啊晃的,就感到浑身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所以支吾了半天也没支吾出个所以然来。


  “风间,你这么害臊干嘛?啊,该不会你那个的对象是……你妈吧?”小新故作惊讶地大叫,接着又拍着风间的肩膀说道,“不过对于你这种恋母癖来说,是可以理解啦……”


  “野原新之助!你少在那儿给我胡说八道!”风间再次快被气疯。


  “不然是谁?啊,该不会是男的吧?天啊,小彻彻,你该不会是……梦见我了吧?哎唷,好害羞的说~”


  “想得美!绝对不可能是你!!!”


  “那是谁?”


  “是、是我班上的一位女生啦!”风间无奈地说道,算了,随便说个女生来当挡箭牌好了。


  “哦?真的吗?那女生叫什么名字?长得好不好看?身材好不好?”


  小新还在继续追问,风间低头一看手表,吓得顿时拔腿而跑。


  七点五十二了!离上课只有八分钟了!


  “不好意思!上课要迟到了,我先走了啊!拜拜!”


  风间挥着手说完就疾驰而去,自然没有注意到身后小新那玩味的笑容。







  虽然甩掉了小新,可那天依然是垂头丧气的一天。


  垂头丧气地听课,垂头丧气地做作业,垂头丧气地踢球……


  直到放学之后,风间的心绪才好了那么一点儿,但好不过十秒,在听到那一声熟悉的叫唤之后,吓得正在收拾东西的他差点连人带凳栽倒在地。


  回头一看,果然是小新——他抱着双臂靠在教室后门旁,正挑眉看着他。


  “天啊!你怎么进来的?”风间忙走上去问道。


  要知道这可是私立高中,门禁特别严,除了学校师生,一般人都无法进入。


  “像我这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人,当然有的是办法进来啊~”——其实也就是翻墙进来的。


  “好吧,那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想看一下让我家小彻彻魂牵梦遗的对象是哪位漂亮女生啊嘿嘿~“


  “你来晚了,人都走光了。”风间表面云淡风轻地说着,内心却在暗暗庆幸:还好自己放学一向习惯走在最后,要是小新早来一步,估计整个教室又会乱成一锅粥了。


  “其实我半个小时前就来了,”小新坏笑着,看着风间的脸一秒变色后,继续满意地说道,“可是怎么办呢,我观察了你们班上的所有女生,发现没有一个是你喜欢的类型诶。”


  “那、那又怎样……”


  “风间,你还不对我说实话吗?”


  “我、我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然而小新突然逼近了他,一伸手就将他抵在教室后门的墙角里,还反手带上了门。


  “明明只是一个名字就可以解决的事情,风间,你的反应实在很反常哦~”


  “哪、哪、哪里反常了?”被圈在狭小空间里的风间顿时有点呼吸不畅,说话也更加结巴起来。


  “哪里都反常。”小新盯着他的那双眸子更加玩味了起来,“尤其是看见我的时候,脸红得特别反常。”


  “都、都是因为你靠得太近了啦!”


  风间伸手想要推开他,不料整个人却被圈得更紧了一点。


  “风间,口是心非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哦~”


  小新的气息盘旋在他的鼻尖,那一瞬间,他忽然感到自己的心跳似乎漏了那么一拍。


  “谁口是心非了……“


  他想要反驳,可话还没落音嘴唇便忽然被人堵住。


  他登时睁大了双眼,想要用力推开眼前的那个人,却发现自己早已浑身使不上劲。


  不止如此,对方还吻得更猛烈起来,竟还抽空命令他:“张嘴。”


  自己居然也听话地照做了,牙关一开,对方那柔软的舌头便探身而入,在他的口腔内肆意扫荡。


  被吻得七荤八素的风间也早已无力思考,只是傻傻地睁着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人。


  有多久没有好好观察过小新的样子了?


  也许自己从来就没有好好观察过他的样子吧?


  所以此刻落入眼中的他,虽然熟悉,却又陌生。


  熟悉的是他的味道。


  陌生的是他的眉眼。


  不知从何时起,这家伙已比自己高出了半个头,而且不同于小时候的油腻,这家伙居然越长越帅,哪怕是最普通的平头也抵挡不住他的魅力,就像现在,他穿着最简单不过的红色T恤,也帅到让人难以招架。


  风间彻,你一定是疯了。


  可是有那么一瞬间,风间的心里划过了一个念头——如果一直这样疯下去的话,好像也不错。


  但最后理智还是占据了上风,他头猛地一偏,躲过了小新的进一步侵入,然后喘着粗气大吼道:“新之助!你这是在干什么?!”


  “我在试验——梦里的我也是这样吻你的吗?“


  风间闻言一顿,不可置信地看向小新,脸再一次烧得快要爆炸。


  “你这表情分明是在说‘是的’,不是吗?”


  “……”


  “是还不是?”


  “不、不是……”


  “噢?看来我还得再试验一次……”


  “好好好!我承认!”见小新再一次逼近,风间终于弃械投降了,红着脸嗫嚅道,“是,行了吧……”


  “诶嘿!这才是我的小彻彻嘛!真乖~”


  “承认了就可以放开我了吧?……喂……唔……新之助,你干嘛又亲我……”


  “承认了才更不会放开你啊~而且你的小小彻也早就在摇旗欢迎我了不是吗?”


  “……新之助,你流氓!!!”


  “诶嘿~”


  



================END=================



我去,居然一写新风就完全停不下来

昨晚睡前想到的小H梗,今天就忍不住把它给写了出来

而且边写还边痴汉笑,没想到写自己喜欢的西皮,手速都变得快了许多

嘿嘿,好兴奋~(上尾老师脸)


评论 ( 19 )
热度 ( 533 )

© 野原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