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原彻

【仅此一号,禁改禁转】

【独幕剧】屋顶上的大告白哦

*全文近八千字,前两千字为铺垫,请耐心看下去~

*中间小虐预警~





  “诶,风间,你听说了没?我们学校也被选中参与录制校园疯神榜那档节目了呢。”


  放学后,风间彻跟同学长野健一一起走路回家,路上,健一想起从别人那听来的八卦,便分享给了风间。


  “是吗?没兴趣。”风间淡淡地说,这话是真的,进入高中后,学习任务已经用变态二字都难以形容,哪还有时间精力去关注八卦和观看综艺。不过校园疯神榜这档节目知名度倒是很高,就算没看过,走在路上也能时常听见同龄人讨论,话题度相当广泛。


  面前的健一同学还是该档节目的忠实粉丝,这不,就算风间说了没兴趣,他却还是打开了话匣子,兴奋地说道:“怎么可以对它没兴趣?它那么好看!尤其那个未成年主张环节,超级搞笑的好吗!”


  “哗众取宠,没意思。”


  “哎哟,风间同学,你不要这么严肃啦,就算学习最重要,但偶尔也要放松一下才行啊,免得学成书呆子。”


  “多运动就好,没必要在电视节目上浪费时间。”


  “……风间你真的好古板哦。”健一无语地说,但是很快,他又兴奋地拍了拍风间的肩膀,贼贼的笑道,“不过我猜,如果真的来我们学校录制节目的话,一定会有超多女生上天台跟你告白的。”


  “我不喜欢太直白的女生。”风间说。


  “那要是人家和你告白,你难道要拒绝人家吗?”


  “不然呢?要是十个女生跟我告白,难道我就要接受十个?”


  “话不能这么说,万一向你告白的女生正好是你喜欢的人呢?”


  “刚说了,我不喜欢太直白的女生,那么我喜欢的人就不会做这种事,所以完全没有你说的可能性。”


  “……风间,你真的很严格诶。”健一很郁闷。


  风间不可置否地笑笑,亦拍了拍健一的肩,为了赶走他的郁闷而主动问道:“那你呢?你到时候要上天台去喊话吗?”


  健一立即又恢复了元气,握着拳说:“当然了!这么不可多得的机会,我一定会上去的!”


  “你想说什么?”


  “当然是跟我的小奈奈告白啊!”健一说,眼里还开始闪着憧憬道,“我已经开始想象小奈奈害羞的表情,啊,一定会可爱炸……”


  健一口中的小奈奈是他们班的班花渡边里奈。


  既然是班花,眼光肯定比一般人要高,而且风间曾有一次走在路上,无意间亲眼看到渡边里奈和一大堆粉丝挤在一起为柏原崇应援,那么对于健一这种搞笑艺人似的长相,绝对想都不用想会失败。


  因为是朋友,风间自然不好明说,只能委婉地说道:“那个,你要不要先调查一下她的喜好啊?万一告白失败的话,会很丢脸吧……”


  “我调查过了!她喜欢吃厚蛋烧,喜欢喝草莓味汽水,还喜欢……”而健一好像并没有听懂他的话,只是自顾自地在那开心地掰着指头数着自己调查来的“喜好”,数完之后还激昂地问风间,“怎么样?够细致不?她一定会感动的吧?”


  “不一定,爱情又不是靠感动……”


  “所以你笃定我会失败是么?风间,对于朋友你就不能说些鼓励的话么?”健一很是不满的埋怨。


  “啊,不是啦!我是说万一,万一失败的话,你会怎么办?”


  “失败就失败啊,反正我的心意传达出去了,接不接受是她的权利,但不接受就一定是她的损失!”


  不得不说,健一虽然长得有点对不起大众,但是内心是非常自信和乐观的,这也是他有很多朋友的原因。所以一时间风间也被他所感染,便真诚地伸出手与他击掌鼓劲。


  “那就祝你成功,健一君!”


  “嗯嗯,谢谢~”



  *******



  两天后,校园疯神榜节目组果然来到了他们的城北埼玉中学。


  全校的人都很兴奋,到了“未成年的主张”环节,热闹的盛状更是建校以来空前绝后。


  因为城北琦玉中学是当地最好的中学,能入校学习的也都是精英学子,学生更是走路吃饭都在争分夺秒的学习,就是为了能考上名牌大学,所以这里的学术氛围相当严谨和浓厚,但也古板异常。


  而这次校长居然同意节目组前来录制,这无疑给学生们放了一个小假,更让他们有个平台去宣泄和释放长久以来积聚的压力,真的十分难得。


  因此上天台的人络绎不绝,每个人都带着兴奋、期待以及紧张的表情,好像在奔赴一场青春的梦。


  虽然不一定每个人的梦都会成功,但他们朝着天空和人群大喊的模样真的很令人动容。


  终于到了健一,他脸上的紧张显得他更加搞笑,可他也只是深呼吸了一下,然后便冲着渡边里奈的方向大声喊道:“渡边里奈!”


  渡边里奈被吓了一跳,但还是很认真地看着他,礼貌地微笑着点了点头。


  “嗨!”


  “虽然说这样的话很唐突,我也知道自己这样做会给你带来困扰,更知道自己与柏原崇相比差了两个木村拓哉的距离……”


  人群顿时发出爆笑,但也有柏原崇和木村拓哉的粉丝小迷妹发出了不服的声音——


  “喂!天台那个!你什么意思啊,为什么要把我家小拓拓放在柏原崇的后面?想引战吗?”来自木村拓哉的迷妹。


  “放你家爱豆后面怎么了,我家崇崇可是新一代美男代表,你的木村啊,早就out了!”来自柏原崇的迷妹。


  “……”来自周围的吃瓜群众。


  “好啦好啦,各位小姐姐息怒,对不起。”健一连忙满脸堆笑地道歉,“等我说完再说好么?”


  “硝烟”这才平息,健一便又对着渡边里奈的方向继续大喊道:“渡边里奈!我想对你说!从你成为我同桌的那一天起,我就喜欢你!我喜欢你听课听到歪着头睡着的样子!我喜欢你边做习题边喝汽水的样子!我喜欢你从来不嫌我笨还认真教我功课的样子!总之,你的每一种样子我都超喜欢!这种喜欢超出了我的负荷,所以我必须要告诉你,我喜欢你!真的真的真的超级巨无敌喜欢你~~~”


  从健一喊出“我就喜欢你”的那一刻起,人群就已经炸了,此刻喊完之后更是人声鼎沸,都快掀翻天了。


  当然,大家开始更关注女主角的反应。


  站在后面的风间也踮起脚去看,只见渡边里奈真的羞红了脸,但也只是一会儿,她就仰起头冲着健一微笑地喊道:“长野同学,我很惊讶你会喜欢我,因为我一直都是把你当好朋友看待。其实能得到你的欣赏和告白,我也很开心,但是很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


  人群发出一阵叹息,风间也忍不住为健一惋惜,看吧,他就说不能鲁莽行事的。


  谁知健一还不死心,又冲着渡边里奈喊道:“请问我可以知道你喜欢的人是谁吗?如果他比我优秀,至少能让我不那么挫败!”


  “这个……要说吗……”渡边里奈先是低头害羞地犹豫,兴许是被起哄的人群给怂恿懵了,竟真的大起胆子就转身向后一指,大声说道,“好吧!我喜欢的人是……风间彻同学!”


  “哈???”风间一脸懵逼,这算个什么事儿啊?自己啥都没做咋就卷入这样一个修罗场了?


  他尴尬地看向天台上的健一,果然,健一的脸上写满了受伤。


  而渡边里奈还竟走到了自己的身边,冲着他羞涩地问道:“风间同学,我知道你不喜欢直白的女生,但既然有了这个机会,我也想要试一试,你,愿意接受我吗……”


  ……风间头更大了。


  他一下子看看还在天台上抹眼泪的健一,一下子又看看面前紧张到咬嘴唇的渡边里奈,很是纠结。虽然他对渡边里奈没啥感觉,可是他又有点怕拒绝她,他一向不喜欢让人难堪,尤其是女生。


  “我不愿意!”


  而正纠结间,却突然听到天台上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也瞬间让他惊悚得鸡皮疙瘩掉了满地。


  抬头一看,果然是小新。


  他下意识地扬了扬拳头想要威胁小新下来,因为他知道,只要这家伙一出现,准没好事。


  小新却充耳不闻地看着他笑,还一边故意说道:“大家好!我是城南埼玉中学高一C班的野原新之助!我有话对高一A班的风间彻同学说!”


  人群又炸了,不过基本上是出于疑惑。


  “什么?城南埼玉中学?这种垃圾学校的败类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虽然城南城北埼玉中学只有一字之差,但质量却是A与E两个极端。


  “就是,那家伙一看就流里流气的,他是怎么混进来的?”


  “他说他要跟校草风间说话?难道他和风间有什么秘密关系……”


  “……”


  坐在监控器旁的俩主持人和校长也是三脸懵逼,台上这家伙,是凭空冒出来的吗?


  风间更尴尬了,为了避免小新说错话,他开始拔腿就往天台上跑。


  但再快也无法在五分钟之类爬上六层楼,所以在这短短几分钟里,他听到小新用无比大的声音说了一段让他极度想跳楼的话——


  “诶嘿,我听到你们的议论了哦,大家都在猜测我和风间的关系是不是?好,那我就满足你们的好奇心,我和风间可是屁股连屁股那么深的关系哦,而且从十年前就开始啦!那时候,我和风间上同一家幼稚园,风间真的是一个从小就很臭屁的人,所以我总喜欢捉弄他,而且偷偷地告诉你们哈,风间的耳朵很敏感~一吹他就软了,嘿嘿~对了,风间小时候还超喜欢萌P,老是偷偷收集萌P的手办和卡片,还以为大家不知道,啊,说到萌P,风间还有偷偷穿过它的套装哦,真的超级像女生哈哈哈……”


  “野原新之助!你给我闭嘴!”


  终于跑上天台后,风间都还没歇口气就指着小新愤怒地大吼。


  人群开始纷纷踮脚跳跃,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小新回头,脸上却是坏笑不变,依旧用楼下人群都能听见的声音说道:“诶嘿,我的男主角来找我了哦。”


  “谁是你的男主角!不想死的话,就给我闭嘴!”风间怒道。


  “你怎么不是我的男主角了?风间,就算我们在吵架,你也不用这么急着跟我撇清关系吧?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多看别的女生一眼,请原谅我吧。”


  “咦……”人群发出八卦的声音。


  风间再次被气疯:“你这算哪门子道歉……啊啊啊,新之助!你少挖坑给我跳!我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没有!”


  “哦?没有吗~”小新说着就冲着风间耳朵吹了一口气。


  “没有就是没有……啊……”


  没错,风间又软了,那么他俩的关系已经彻底昭然若揭了。


  “还是没有吗?那上周是谁和我在电影院里……啊……”


  小新依旧贼兮兮地说,但话还未说完就遭受到风间迎面挥来的一拳。


  很重很重的一拳,重到围观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小新也捂着右眼不可思议地看向风间,看来,他是真的生气了。


  “我说了,我们没关系!”风间还阴沉着脸咬牙切齿地补充,“以后也不会有关系了,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纵使小新再皮,此刻也知道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尤其是发飙的老虎。


  因此小新只能悻悻地说了句“好”,然后准备转身离开。


  但没走几步,又转了回来,继续走上台阶大声地,这次却是无比认真地说道:“很抱歉惹风间同学生气了呢,但还是想最后说几句话。因为今天来这里,并不是为了吐槽风间,而是也想袒露自己的心声,因为我们不在一个学校,我在那边说了他也听不到,所以就来这边说了。虽然刚才损了他一大堆,但我真正想要说的是——风间,我喜欢你,不管你有多臭屁,我都很喜欢你,从幼儿园起,就只喜欢你。我捉弄你,是因为觉得你炸毛的样子很可爱;我总是拿你扮女装的梗来说,那也是因为你扮女装的样子更可爱;我喜欢看美女,可再多的美女也不如你最可爱。虽然现在的你总是一副高冷傲娇模样,可是你不知道,只有最真实的你让我心动……”


  “我希望能天天见到真实的你,希望你能勇敢面对我们的关系,只是现在,好像被我搞砸了呢。”


  “那就祝你幸福吧,风间,再见。”


  小新说完就转身离开了,这次没有再回头。


  人群不再嘈杂,相反,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风间也陷入了呆滞,直到被健一推了推肩膀才惊醒过来。


  “风间,你没事吧。”健一说。


  “没事。”


  “那你怎么哭了?你该不会真的喜欢那个什么新之助吧?”


  “我哪有……”嘴上否认着,风间却下意识地摸了摸脸颊,果然,泪水已流了满脸。


  哎,都怪小新这该死的家伙……



  *******



  过了几天后,城北埼玉中学的这一期校园疯神榜播出,毕竟男同性恋在那个年代还不能为广大观众所接受,所以有关风间和小新的视频都被剪掉了,那时候的互联网刚起步,手机更别想有什么摄影功能,但这件事还是因为口口相传被埼玉县各个中学的学生讨论,话题度也是水涨船高,于是他俩出名了。


  风间一开始自然觉得很尴尬,但没想到议论声大多数持支持态度,好像并没有因为他们是gay就歧视,相反,还有好事的人在遇到他时上来劝他要挽回小新,不能错过那么好的恋人。搞得他哭笑不得。


  至于健一同学,虽然对渡边里奈喜欢风间还是有些挫败,但这也不能怪风间,所以只是刚开始两天很低落,之后便又和风间嘻嘻哈哈了。


  小新却真的再也没和自己联系。


  小新以前会天天睡前打电话来,说一些白天在学校发生的琐事,絮絮叨叨的,像个老婆婆一样。所以他总是很不耐烦,有时累了就干脆直接挂掉电话,小新也不恼,第二天继续如此。


  可是现在,一连半个月,小新的电话都没有打过来。


  虽然反复劝慰自己说终于耳朵不用受到荼毒应该开心才对,但是说真的,他很不习惯。


  也很失落。


  心更像缺了一块,即使看再多的书做再多的习题也填不满。


  所以当这种空缺感又持续了半个月之后,他再也受不了了,决定去找小新道歉。


  可在放学后走到小新家的拐角处时,却发现小新家门口此刻放满了大大小小的纸箱子,旁边还停了一辆大卡车,上面写有“双叶搬家”四个大字。


  什么情况?难道小新家要搬走了吗?


  没想到下一秒现实就印证了他的猜想——小新妈妈美芽从屋内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小葵。


  “妈妈,我们真的要走吗?我不想离开我的朋友们啊。”小葵拽着美芽的衣角,委委屈屈地说。


  美芽也很无奈:“没办法呀,小葵,妈妈也很喜欢这里呢,可是这是爸爸人生以来最好的机会,我们必须支持他呀。”


  “可是,可是……呜哇……”


  美芽忙蹲下来安慰小葵:“好啦,小葵,今晚再去跟朋友们好好道别吧,以后总会再见的。”


  小葵却依旧大哭着说道:“我不要道别,我也不要去美国,鬼知道还能不能再见,我就要现在啦呜哇……”


  或许是听到小葵的哭声,风间看到小新也跑了出来,他的手上还抱着一个大箱子。


  “小葵!别哭啦,今晚哥哥陪你一起去道别,好不好?”小新放下箱子,蹲下来摸着小葵的头说。


  小新穿着红色T恤和黄黄的短裤,和五岁时的装束无异,但如今高高瘦瘦的他竟穿出了衣架子,很是清爽帅气。风间也才发现,他早就不是那个没脸没皮的小屁孩,他也会温柔。


  突然想来小新对自己有时也是温柔到极致的,比如被他拥抱的时候,被他亲吻的时候,被他每晚在电话那头轻声说“小彻彻,晚安”的时候……


  以后应该不会再有那些温柔了。


  他连全家去美国这种大事都没有提前告知自己,看来,他是真的要和自己一刀两断了吧。


  那么再去找他也没有什么必要了吧。


  这样想着,风间也就止住了前进的步伐,抹了抹眼泪便转身离开。



  *******



  然而回家之后,他整个人都变得精神涣散颓靡不振,吃饭吃不下,看书也看不进去,最后只能早早地躺到床上,希望通过睡觉来缓解复杂的思绪。


  只是越想闭紧眼睛什么都不想,却想得越多。


  无一例外的,都是小新。


  而就在他辗转反侧唉声叹气时,妈妈敲门说妮妮打来了电话。


  拖着步子去客厅一接,电话那头立即传来了妮妮的大嗓门。


  “风间!你知道吗?小新爸爸升职调入美国的营业部,他们家明天晚上就全部都要去美国了!”


  “嗯,我知道。”


  “你知道?你不是和小新他……”妮妮顿了顿,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个,你们的事,我听说了……”


  “嗯。”风间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淡淡地应着。


  “小新跟你告别了吗?”


  “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


  “我路过他家,看到他们在搬东西。”


  “唉,小新也真是的,我以为他大大咧咧惯了,不会介意你做的事,但这一个月来看他都很低落的样子,想必定是伤透了心吧。所以我怕他不告诉你,便自作主张打给了你。”妮妮说。


  “嗯。”是啊,那样当众被自己喜欢的人揍还被说分手,是个人都会伤透心吧。


  “那你打算怎么办?就让他去美国吗?”


  “我能怎么办?他都没告诉我,不就代表他连最后的告别都不想跟我做了吗?”风间有些激动。


  谁知妮妮更生气:“为什么一定要等着他来找你?而你不去找他呢?喜欢就是喜欢,为什么要端着?你这么死要面子,最后得到什么了呢?每次搞得自己很可怜,你以为谁会怜悯你吗?”


  “我没有要谁怜悯,我只是怕失败……”他怕小新不会原谅自己,他怕他们再也回不到过去。


  “失败就失败啊,总比什么都不做的胆小鬼要强一万倍!”


  “那……那我该怎么做……打电话给小新的话,我怕他不会接……”


  “也是,所以说你当面和他说最好。”妮妮说着,忽而又兴奋地大叫道,“啊,对了,那个校园疯神榜节目明天正好要来我们学校录制,你敢不敢来?”


  “啊,上天台吗……”


  “怎么?不敢?”


  “不是,我只是觉得没必要在那么多人面前……万一……”


  “万一万一万一,究根结底你还不是不敢!算了,我也不会勉强你。我只是把你们都当朋友希望你们好好的才会跑来告诉你,你自己好好考虑清楚吧,其实小新早就办好了退学手续,明天可以不用上学,但我会努力拖着他去,并且会等到节目录制结束。至于你来不来,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挂了,再见。”


  妮妮说完便啪地挂掉了电话,完全没有给他留任何回话的余地。


  但妮妮的话确实在他心中激起了层层涟漪。


  去,还是不去,This is a question。



  *******



  去!


  这是经过一个晚上无数次辗转反侧后的最终决定。


  虽然还是怕失败,但想起健一和妮妮的话,风间又有了勇气。


  是啊,失败就失败吧,总比什么都不做的胆小鬼要强一万倍!而且反正他的心意传达出去了,接不接受是对方的权利,但不接受就一定是对方的损失!


  所以第二天,风间罕见地撒谎跟老师称病请假,然后去了城南埼玉中学。


  三流中学的人果然比他们学校的人还要疯狂上千倍。


  一见那一大片黑压压的人头,风间就浑身发憷,虽然身为优秀学生时常会在学校大会上发言之类的,但现在的感觉却压根不能与之前相比,何况还是面对着一群毫无秩序的人。


  所以尽管逼着自己走上天台,可两条腿一直在忍不住地发抖。


  而且他才刚站稳,就听见下面女生一顿尖叫。


  “天啊,那是谁!我们学校什么时候有这种极品帅哥了?”


  “他是哪班的?有没有女朋友?”


  “管他有没有女朋友,反正迟早会是我的!”


  “哈哈哈你可真不要脸……”


  不过风间才没有心思去听那些小太妹们胡言乱语,他只是扫视着人群,不停找寻着小新的身影。


  只是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而见他不说话只顾东看西看,不止是楼下的人,旁边的主持人也沉不住气了,大声喊道:“喂!那位同学!你快说啊!不说的话请把机会让给下一位!”


  “啊,不好意思,我说我说,我就说了。”风间连忙弯着腰跟他们道歉,恰巧在这时,他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校门口,那是妮妮和小新。


  她还真带他过来了,而且真的是拖着来的,因为小新看上去什么都不知道。


  直到妮妮向他这一指,小新抬头,两人瞬间对上了眼神。


  虽然隔得很远,但风间也能感受到他的不可置信。


  而就是这一眼,瞬间给了风间莫大的勇气。


  所以他咬了咬牙就转向人群大声喊道:“我是城北埼玉中学高一A班的风间彻!”


  果然,才刚说出城北埼玉中学,场面比当初小新说自己是城南埼玉中学时还要炸。


  不过风间没有再去在意那些人群的讨论声,而是继续自顾自地用比他们更大的声音说道:“我知道你们肯定会奇怪为什么我会来贵校喊话,不过我想肯定也有很多人听说过我前段时间的事迹。是的,我是gay,只是我一直否认和伪装,因为我不想遭到别人歧视的目光。”


  “但有一个人,他却总是想要把这种事昭告天下,我知道他是因为喜欢我,事实上,我也挺喜欢他的。”


  “可是我真的太爱面子了,即使他对我再好,我都在一点一点推开他,直到上次,他被我彻底推开。”


  “我跟他说了分手,却还执拗地等着他来找我。”


  “可是却等来了他要去美国的消息。今天,是他在日本的最后一天,所以我想最后试一试。”


  “高一C班的野原新之助,对不起,请原谅我。”


  “新之助!我……其实很喜欢你。”


  话音落毕,场面也是一片静默,不过很快,又是震耳欲聋的尖叫和起哄声。


  风间凝了凝神,再看向小新的方向,却发现他和妮妮都不见了。


  不会吧?自己都这么豁出去了,他却听都不听完就跑掉?完了,他该不会真的打算再也不原谅自己了吧?


  所以垂头丧气地准备下台,可刚转身就撞向了一个熟悉的、温暖的胸膛里。


  楼下尖叫再次振聋发聩。


  他抬头一看,果然是小新,还有那久违的招牌式痞笑。


  “风间,你终于承认了。”


  风间本来在说那一大段告白时脸就红到爆,此刻更是红到快滴出汁来。


  “那又怎样,你还不是要走……”他委屈地低声说。


  “之前是心灰意冷到想要一走了之,不过……”


  “不过什么?”风间仰着头问。


  小新笑看着他,语气轻柔:“为了你,我可以留下。”


  “那阿姨叔叔和小葵呢?”


  “他们去,我一个人租房子住。当然,如果怕我寂寞的话,就来陪我啊。”小新坏笑着说。


  “想得美啦你……”


  虽然又一次习惯性否认,但风间还是忍不住伸手环抱住了小新。


  紧紧地,再也不会放开。





  【END】




小后记:

之前有半年时间都没看小新,就没再写文。但每天都有登上来看看,看到文章热度和粉丝还在不断增加真的很开心,谢谢~

然后前几天在B站又开始看小新,真的,只要一看到小新和风间,灵感蹭蹭蹭地就回来了~

想为他们写文,想发糖,就连走在路上一想起他们就止不住的笑,哎,作为一个牡丹狗,我居然在他俩身上找到了恋爱的感觉……也是没救了(ノへ ̄、)

然后正好昨天早上刷微博时看到日本那个屋顶告白的一些Cut剪辑,有些真的好甜好甜,被甜到的同时也忍不住想:如果是新风,应该可以更甜吧~

所以说干就干,花两天时间写出了这样的一篇文,希望大家能够继续喜欢吧~

笔芯(づ ̄3 ̄)づ╭❤~





评论(16)
热度(161)

© 野原彻 | Powered by LOFTER